講座活動

首頁 活動動态 講座活動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十卷(要義)

2021年09月05日 講座活動 13713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十卷(要義)        甘國衛居士輯錄整理         

唐三藏玄奘法師譯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一

(序品第一)  (介紹地藏菩薩摩诃薩本願攝穢土。速成無上覺。)

佛陀有一次在佉(拘)羅帝耶山,諸牟尼仙所依住處。與大比丘僧。無量大聲聞僧。菩薩摩诃薩衆。無量菩薩僧。說月藏已。當時南方大香雲來雨大香雨。演出種種微妙大法音聲。一切大衆各自見兩手掌中持如意珠。雨種種寶。放種種光明。又随願見十方殑伽沙等諸佛無垢莊嚴清淨世界。有天帝釋無垢生問佛。何緣于此。現諸雲雨瑞相。

 

佛告天帝釋。有菩薩摩诃薩名曰地藏。已于無量無數大劫。五濁惡世無佛世界成熟有情。今與八十百千(千億)(十兆)菩薩。禮敬親近供養我故。除起此大集會。與諸眷屬作聲聞像。将來至此。現神通力變化。

 

爾時地藏菩薩摩诃薩與諸眷屬。頂禮佛足合掌贊言頌佛。本願攝穢土。成熟惡衆生。今還末世中。速成無上覺。我今學世尊。發如是誓願。當于此穢土。得無上菩提。

 

大衆散花供養地藏菩薩。有好疑問菩薩問佛。此菩薩從何而來。所居佛國去此遠近。成就何等功德善根。佛言止。此大士功德。無人能測。若聞如來廣說大士功德。皆生迷悶或不信受。好疑問再求佛說。佛略說少分。如是大士。安住首楞伽摩勝三摩地(首楞嚴三摩地)。善能悟入如來境界。已得最勝無生法忍。于諸佛法已得自在。成就無量所化有情。(如是大士。随入一切智光明妙聲莊嚴大定。度化無量有情衆生。)于一一日每晨朝時。入殑伽河沙等諸定。從定起已。遍于十方諸佛國土。成熟一切所化有情。已于無量無數大劫。五濁惡時無佛世界成熟有情。複于當來過于是數。或有刀兵劫起。疫病劫起。饑馑劫起。害諸有情。此善男子以諸定力。皆能作化解。此善男子。具足無量不可思議功德。無盡誓願增上勢力。速能解脫無量百千萬億有情衆生種種憂苦。若有衆生至心稱名念誦歸敬供養地藏菩薩者。一切皆得如法所求離諸憂苦。安置生天涅槃之道。

假使有人于彌勒及妙吉祥觀自在普賢菩薩等。百劫中至心皈依稱名念誦禮拜供養求諸所願。不如有人于一食頃至心皈依稱名念誦禮拜供養地藏菩薩求諸所願速得滿足。

 

爾時在會一切大衆。随力所作各持種種金銀衆寶香花。奉散地藏菩薩摩诃薩。

 

地藏菩薩說偈法供養如來。并白佛言。我當利益此四洲一切四衆佛子。令得白法功德增長。便說神咒。名曰。具足水火吉祥光明大記名咒總是章句。此陀羅尼能令一切智慧猛利破煩惱賊。

 

具足水火吉祥光明大記明咒總持

曾布曾布增曾布。阿嘎卡曾布。巴嘎Ra曾布。阿瑪瓦Ra曾布。巴Ra曾布。巴資Ra曾布。阿如嘎曾布。大喇馬曾布。薩帝瓦 曾布。薩帝那哈拉曾布。布瓦如嘎夏瓦曾布。俄巴夏瑪曾布。那亞那曾布。班甲薩馬摩尼Ra那曾布。恰那曾布。布ki瑪瓦熱亞曾布。夏斯達拉瑪瓦曾布。布阿達索大瑪黑雷。大瑪威亞瑪威。思克劄賽。思克劄瓦斯雷。切雷普雷嘎Ra巴。巴Ra瓦熱帝。哈賽雷巴Ra威。巴雷紮Ra巴那達尼。阿Ra達尼。帕那Ra。紮紮紮紮。賀雷木雷。阿卡達他給ki。堂嘎克祿。他哈雷他哈雷。木雷瑪dei。南dei格雷木雷。昂格子達貝。阿雷嘎耶雷。巴Ra嘎耶雷。格大夏瑪瑪雷。頓嘎伊頓嘎伊。頓歌雷。賀熱賀熱賀熱。格魯多木尼。麥惹多麥惹帝。巴那達大。哈Ra卡瑪雷瑪。賀熱賀熱。

 

此時普皆震動。無量天樂不鼓自鳴。天降無量香花珍寶。佛告萬八自在天女。此大士已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善能了知一切事物初中後生滅順逆之相。能滿足一切衆生知覺愛欲。如朗日能滅一切昏暗。于無明夜能示衆生三乘正路。如大地生一切種子。為衆生之所依止。善住一切不共佛法。不舍一切衆。善根施與一切衆。一切衆生皆所受用。是故功德不能盡。衆生皆應供養。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一 重點

(介紹地藏菩薩的出現,地藏菩薩獻咒,佛教一切衆生皆應供養地藏菩薩。)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二   (十輪品第二)

(地藏菩薩問佛度生之法,佛舉例十種王輪說如來由本願力成就十種佛輪教化此世衆生。)

地藏菩薩問佛。我曾十三劫。為一切有情。除三災五濁。未曾見佛國。穢惡損淨善。智者皆遠離。惡行同居者。多做無間罪。诽謗于正法。具造十惡業。不畏後世苦。臭穢向惡趣。(并問如來)

雲何轉法輪。度此衆生類。雲何破相續。如金剛煩惱。雲何得總持。果能如是忍。

今我見導師。大集甚稀有。未曾見餘處。具如是衆德。具衆多功德。勤修菩提道,

雲何處愚衆。能開示佛輪。

 

佛贊地藏菩薩。汝于過去無量諸佛世界五濁惡時。曾問如是法義。汝實已通達。已到圓滿。已得善巧方便妙智。

1. 今為成熟一切有情令得利益安樂事故。

2. 為令一切菩薩摩诃薩善巧方便。圓滿六波羅蜜。成熟一切有情一切智智功德速圓滿故。

3. 為教化一切刹帝利王諸暴惡行,使不堕落三惡趣故。

4. 為令此土三寶種姓威德熾盛久住世故。  複問斯意,谛聽谛聽。

 

爾時佛告地藏菩薩摩诃薩言。善男子。如來由本願力成就十種佛輪。居此佛土五濁惡世。

當一切有情退失善法。常行十惡。造五無間罪。诽謗正法。毀辱聖賢。我住如是習惡穢土。得無所畏。自稱我處大仙尊位。轉于佛輪。降伏邪論。摧滅一切衆生煩惱。随其所樂。安置一切衆生。令住三乘不退轉位。

 

好比一個國家在沒有君王時。常有戰争。人民不安。互相欺淩。種種疾病。糧食不足。資源缺乏。國民依種種外道。迷信邪見。惡心惡意惡行熾盛。迷失正道臨堕惡趣。時國中有淵博智人長者。謀議籌策。召集各邑人民。共同推薦一王子。慈愛律行精進勇猛。耐力德行圓備。相好端嚴。常懷慈悲。博學多才。以衆妙寶飾莊嚴其身。登先王之位。博學賢明。選賢能之士共理國政。先于境内平複戰亂。肅清怨敵。增益本國一切優勢。名曰成就第一王輪 (仁王登基)。

 

如是這個五濁惡世無佛時。一切衆生自軍他軍惱害侵逼。互相輕蔑。具足十惡。執著有情紛擾世界。成就種種煩惱疾病。缺正法眼。衆生皈依各種外道邪師。于此土中有諸菩薩摩诃薩。曾親近供養無量諸佛。皆共集會來自我所。說我已成就無量無邊大功德藏。堪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導師。亦能安慰一切生死怖畏衆生為作親友。是拘留孫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波佛(賢劫三佛)之真子。于賢劫當得作佛。一切菩薩摩诃薩中最為上首。遊戲一切法之莊嚴。坐先諸佛寶座。證無上正等菩提一切智位。為令一切三寶種性不絕故。轉于法輪。令天龍八部于四聖谛皆得明解。三轉十二行輪法相。我成如是第一佛輪(成佛)。

 

由此輪故。如實了知。一切如幻。我應住此雜染世界五濁惡。滅諸有情五無間業。摧滅一切諸衆生類堅如金剛相續煩惱。建立一切永盡諸漏解脫妙果。随其所樂。安置一切有力衆生。令住三乘不退轉位。

善男子。如刹帝利灌頂大王。觀察過去未來現在諸王法道。建立一切輔臣僚佐。普及國邑愚智人民三種業輪。
一者建立帝王業輪。謂善教習軍陣鬥戰。降他兵衆撫育人民。(國防)
二者建立田宅業輪。謂善教習造舍營農。令得安隐飲食充足。(民生)
三者建立财寶業輪。謂善教習工商雜藝。令得種種珍玩資财随意受用增諸快樂。(教育)
刹帝利種灌頂大王。成就如是第二王輪(治國之法)。于自國土得安樂住。能伏一切怨敵惡友。善守護身令增壽命。

善男子。如是如來。初成佛果得無上智。觀察過去未來現在諸佛法眼。建立一切所化有情三種業輪。由此業輪。能令三寶種姓法眼長夜不滅。無上正法熾盛流通。令諸有情。長受種種生天涅槃安隐快樂。及能如法摧彼一切外道邪論。何等名為三種業輪。
一者建立修定業輪。 二者建立習誦業輪。 三者建立營福業輪。

 

雲何如來修定業輪。 定有十種。

觀察諸有識身六種境界(六入)。是因為有我、及我所執。以為其因。業為良田。無明覆蓋。愛為滋潤。無有自在。依他而立。系屬衆緣。因此先應為欲斷滅業、煩惱、苦,三種流故(業流、煩惱流、苦流)。如是觀察。

雲何業流。謂諸有情所行諸行 (因緣果報的演變)。

若此諸行。所由無明及貪愛為因。能生諸有(識)。名煩惱流。

一切煩惱。識為其因。衆緣和合名色生起。名色為因衆緣和合六處生起。六處為因。衆緣和合觸受。後有生老死等次第生起。是名苦流。(十二因緣)

如是三流。業為良田。無明為因。愛為滋潤而得生長。為欲枯涸。無明妄執。

 

一. 于五取蘊。觀為無常及苦無我。愚鈍無(主)動。如幻如焰。如水中月。如夢所見。空無所有。無相無願。無所造作。無生無起。無出無像。寂靜遠離。無所出生。于五取蘊如是觀察。

 

二. 能順空忍。    三. 順無相忍。      四. 順無願忍。(三三昧)

 

五. 為欲随順觀五取蘊。複方便修入出息觀。即是修習持來去念。雲何由念如實觀察入息出息。謂正觀察。數故。随故。止故。觀故。轉故。淨故。(六妙門)

如是六種方便。修習入出息觀。便能随順觀五取蘊。各各别異。無住無積。不可言說。

 

六. 如是觀察五種取蘊。能除三行(身口意)。若能如是。究竟随觀。三種行盡。便能于此諸有識身六種境界究竟随觀。

 

七. 我及我所。執業于無明。愛因田覆潤。一切皆盡。

 

八. 如是修習四種念住 (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 皆得圓滿。

 

九. 乃至修習八支聖道 (1正見;2正思惟;3正語;4正業;5正命;6正精進;7正念;8正定。) 皆得圓滿。

 

十. 如是乃至修習十八不共佛法 (身無失、口無失、念無失、無異想、無不定心、無不知己舍、欲無減、精進無減、念無減、慧無減、解脫無減、解脫知見無減、一切身業随智慧行、一切口業随智慧行、一切意業随智慧行、智慧知過去世無礙、智慧知未來世無礙、智慧知現在世無礙。) 皆得圓滿 (如幻三摩提)。

 

如是乃至修一切種智。無生法忍。首楞伽摩三摩地 (首楞嚴三昧) 等皆得圓滿。如是修習持來去念。入諸靜慮。名住正法勝義有情。名為真實修習靜慮。名為真實供養三世諸佛世尊。名一切佛心中之子。從佛口生。是法所成。是法所化。或有菩薩如是修習漸漸退轉。乃至漏盡成阿羅漢具六神通。或有菩薩如是修習漸漸增長功德圓滿成大菩薩。乃至十八不共佛法。一切種智修習圓滿。此人不久當得無上正等菩提。

 

善男子。我以如是諸業法。受因果報智。觀察三世諸佛法眼安立有情。于此十種修定業輪令其修習。善男子。是名如來修定業輪。

 

善男子。雲何如來習誦業輪。謂四衆弟子。或複淨信諸善男子或善女人。善根微薄依世俗谛根機未熟 。我當安置如是有情令其習誦初夜後夜精勤無怠。若諸有情求無上智。我當安置純淨大乘。令其自讀或教他讀。令其自誦或教他誦。令其自說或教他說。于大乘中令其自習或教他習。為令自身及他身中大煩惱衆皆除滅故。為令證得無上智故。為除一切有情苦故。為令趣入無畏城故。

 

若諸有情求緣覺乘。我當安置諸緣起法令其習誦。若諸有情求聲聞乘。我當安置百千文頌四阿笈摩 (四阿含:‎雜阿含經、‎長阿含經、中阿含經、‎增一阿含經)。百千文頌毘奈耶藏(律藏 )百千文頌。阿毘達磨及毘婆沙 (無比法的論書) 令其習誦。善男子。是名如來習誦業輪。

 

善男子。雲何如來營福業輪。謂諸有情根機愚鈍。未種善根智慧。微劣懈怠。失念染著種種受用資具。遠離善友。我當安置如是有情使營福業。謂令修作佛法僧事及親教師軌範師事。善男子。是名如來 營福業輪。

 

善男子。我成如是第二佛輪(教化衆生之法)。由此輪故。以其無上三世業智。如實了知一切有情諸業法受。因及果報。随其所應立三業輪。

 

善男子。如刹帝利灌頂大王。成善巧智。觀察一切自國土若諸衆生。功德薄劣少于精進。懈怠懶惰。忘失正念。無慈悲心不知恩報。于後世苦。不見怖畏。沒居家泥。積諸惡行。此刹帝利灌頂大王。随彼所應種種谪罰。或以言教苦切呵責。或奪種種珍寶資财。或奪受用如意産業。或罰鞭杖或禁牢獄。或斷支節或斬身首。如是無量随應谪罰。善男子。刹帝利種灌頂大王。成就如是第三王輪 (以定罪罰,教化衆生)。由此輪故。令自國土增長安樂能伏一切怨敵惡友善守護身令增壽命。

 

善男子。如是如來若諸弟子。遠離福慧巧方便智及以布施調伏寂靜。失念心亂。來至我所歸依于我 。而我善知彼根意樂。随眠勝解(喜樂随順煩惱不覺)。随其所應。為說治罰。毘奈耶(律)法。若諸衆生。其性佷戾。于諸學處。不能奉持。為令久住我之聖教。或為制立憶念治罰。或以言教恐怖呵責。或暫驅擯。或令折伏。歸誠禮拜。或不與語。不共同利。或複滅擯。如應谪罰。為令皆破廣大積聚無義黑暗。枯竭煩惱諸瀑流故。令得生天。涅槃樂故。為行惡道大衆得調伏故。随其所應說治罰法。授與治罰行惡道法。我以妙智知諸有情具足成就增上信敬。純淨意樂。随其所應為說種種善品差别令其修學。乃至令彼一切善根皆得圓滿。入無畏城。善男子。我成如是第三佛輪 (說治罰法)。

 

善男子。如刹帝利灌頂大王。知自國土有無量有情。歸依種種邪神外道。起于邪信及起邪見。學邪禁戒。執著修治邪吉兇相。具受種種無利益苦。大王知已數數召集。以其先王治國正法開悟示現教習誡敕。令其舍除倒信倒見。修學先王正直舊法。令自國土一切有情。一切和合。同依先王正法。而轉聽受诏命。随順奉行。率土和同。作所應作。時刹帝利灌頂大王。常與群臣數數集會。共味嘉肴受諸快樂。嬉戲遊行。不相猜貳。鹹共疇咨理諸王務。善男子。刹帝利種灌頂大王。成就如是第四王輪 (舍邪信倒見)。由此輪故。令自國土增長安樂。能伏一切怨敵惡友。善守護身令增壽命。

 

善男子。如是如來成就善巧知勝解智。見諸世間種種邪歸邪見邪意樂着邪法行邪業行由是因緣受無量苦。如來見已。數數召集于大衆前。以其過去諸佛世尊三寶種姓因果。六種波羅蜜多。三律儀(三聚淨戒的1攝律儀戒、2攝善法戒、3 攝衆生戒。) 等諸因果法。開悟示現。誡敕一切衆會。令其解脫諸颠倒見。建立正見。安置十善正直舊道。共諸有情。數數同修。法随法行。方便引攝因果等流。為諸有情四衆和合同修一切殊勝善行。便共遊戲四種念住。于三摩地解脫智見諸道品中歡娛受樂。為令聖教久住世故。紹三寶種不斷絕故。便共遊戲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于其種種勝三摩地解脫智見諸道品中歡娛受樂。善男子。我成如是第四佛輪(建立正信正見)。由此輪故。知諸有情種種勝解法受。随其所應利益安樂。得安隐住。

 

善男子。如刹帝利灌頂大王。知自國土或他國土有無量有情。于自财色耽染。無厭于他财色貪求追愛。即便安置堅固城郭。村坊戍邏(巡邏邊境的兵士)。國邑王宮。防守衆具令無損失。善男子。刹帝利種灌頂大王。成就如是第五王輪(守護國土)。由此輪故令自國土增長安樂。能伏一切怨敵惡友。善守護身令增壽命。

 

善男子。如是如來知諸惡魔及九十五衆邪外道并餘無量衆魔外道所惑有情。于自财色耽染無厭。于他财色貪求追愛。于我自身及我徒衆。深生憎嫉。為害我故。假設珍馔雜以毒藥。暗置火坑。或推山石。或放狂象。拔劍追逐。謗(佛)行淫欲。以是諸惡而相诽毀。于佛法僧亦起無量種種诽謗罵詈(音利,惡言)毀辱。于我近住聲聞弟子。嫉妒因緣。起諸毀謗。如來知已。善守六根。依四梵住(四無量心)。具四辯才。為諸聲聞宣說法要。 安立清淨三解脫門(空、無相、無願)。我以如是世出世間知諸性智。如實了知一切衆生種種無量諸性差别。随其所應。為作饒益。善男子。我成如是第五佛輪 (以諸正法摧諸天魔外道邪論)。

 

善男子。如刹帝利灌頂大王。安置一切堅固城郭村坊戍邏國邑王宮廣說乃至舍羅鹦鹉防守具已。處自宮中與諸眷屬後妃婇女而自圍遶。遊戲五欲種種樂具放恣六根受諸喜樂。善男子。刹帝利種灌頂大王。成就如是第六王輪(安樂無量衆生得安隐住得無驚恐得無所畏)。由此輪故令自國土增長安樂。能伏一切怨敵惡友。善守護身令增壽命。

 

善男子。如是如來與諸菩薩摩诃薩衆及大聲聞。安置一切堅固聖教防守之事。即便現入最初靜慮乃至現入第四靜慮。現入無邊虛空處定。廣說乃至現入非想非非想定。如是乃至現入一切佛所行定。入此定已。無量百千俱胝那庾多天龍八部鬼神衆等。于諸衆生常懷毒惡損害之心無慈無悲。于後世苦。不見怖畏。而彼見我入于 一切佛所行定。皆于我所。生大歡喜起淨信心。于三寶中皆生最勝歡喜淨信。尊重恭敬得未曾有。于一切惡。慚愧發露。深心悔過。誓願永斷。由是因緣。一刹那頃。無量無數諸煩惱障。業障法障。皆得銷滅。無量無數福慧資糧皆得成滿。背離生死。趣向涅槃。護持如來無上正法。善男子。我成如是第六佛輪 (令無慈無悲衆慚愧發露。深心悔過。成滿福慧。趣向涅槃)。

 

善男子。如刹帝利灌頂大王。與諸群臣領四兵衆。周巡觀察一切自國城邑聚落山川河池沼曠野叢林鎮邏等處。随其力能方便安置種種修理。堅固防守。令彼諸方平坦。無難營理。無疑無怖。遮其外境怨敵惡友投竄藏伏。安撫自國一切人民。皆離衆苦受諸快樂。善男子。刹帝利種灌頂大王。成就如是第七王輪 (防止怨敵惡友滲透,安撫一切人民。離苦受樂)。令自國土增長安樂。能伏一切怨敵惡友。善守護身令增壽命。

 

善男子。如是如來以其佛眼。如實了知一切有情有貪有瞋有癡心等。如實了知是諸有情種種煩惱病行差别。如來知已便起無量精進勇猛方便勢力。随其所宜授以種種修定妙藥。令諸有情精勤修學除煩惱病。若諸有情。宜修不淨。除煩惱病。即便授以修不淨藥。若諸有情,宜修梵住除煩惱病。即便授以修梵住藥。若諸有情。宜修緣起。除煩惱病。即便授以修緣起藥。若諸有情。宜修息念。除煩惱病。即便授以修息念藥。若諸有情。宜可修于三解脫門。除煩惱病。即便授以修于三種解脫門藥。若諸有情。宜修靜慮除煩惱病。即便授以修靜慮藥。若諸有情。宜修無色除煩惱病。即便授以修無色藥。若諸有情乃至宜修首楞伽摩諸三摩地除煩惱病。即便授以首楞伽摩三摩地藥。所以如來授諸有情如是法藥。不令一切所化有情。為四魔怨之所系攝。不令一切所化有情。背人天乘向諸惡趣。不令如來。無上法眼。三寶稱姓。速疾壞滅。由是如來授諸有情如是法藥。善男子。我成如是第七佛輪 (應病與藥)。由此輪故。以其無上遍行行智。授諸衆生種種法藥。令勤修學除煩惱病。得安隐住。得無驚恐得無所畏。

 

善男子。如刹帝利灌頂大王。憶念自他所習伎藝。或複修營種種事業。得大自在。受諸快樂廣大名稱遍諸方維。念是事已。安立先王所遵正法。撫育一切國土人民。守護自國。不侵他境。善男子。刹帝利種灌頂大王。成就如是第八王輪 (正法威名)。由此輪故令自國土增長安樂。能伏一切怨敵惡友。善守護身令增壽命。

 

善男子。如是如來。處大衆會。憶念自他。宿世所經無量種事。如是納苦受樂。受如是壽量。如是久住。如是極于壽量邊際。憶念宿世如是等事。無量無邊。随諸衆生根性差别。建立正法為作饒益。善男子。我成如是第八佛輪 (摧諸天魔外道邪論)。由此輪故。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得安隐住。得無驚恐。得無所畏。

 

善男子。如刹帝利灌頂大王。随念觀察自國有情種姓。伎藝及諸事業。死此生彼。因果勝劣差别不同。知諸有情行善行者。身壞命終當往善趣。知諸有情行惡行者。身壞命終當往惡趣。知是事已複自思惟。當正勤修身善行修語善行修意善行。當施設種種方便修行。布施調伏寂靜。身壞命終當往善趣勿堕惡趣。此刹帝利灌頂大王。思惟是已。勇猛精進。修身語意三種善行。常行布施。一切所有飲食衣服。房舍燈明及餘資具。奴婢僮仆。種種珍财。頭目手足。乃至身命。無所悋惜。及離殺生。離不與取。離欲邪行。離虛诳語。離麁惡語。離離間語。離雜穢語。離諸貪欲。離諸瞋恚。離諸邪見。由是因緣此刹帝利灌頂大王。當獲十種功德勝利。何等為十。

一者具大名稱。   二者具大财寶。   三者具妙色相。   四者具多眷屬。

五者少病少惱。   六者朋友眷屬聰慧多聞。   七者正至正行親近供養 。

八者廣美聲譽流振十方。   九者大威德天神常随衛護。

十者身壞命終當生天上。常居善趣安樂國土。

善男子。刹帝利種灌頂大王。成就如是第九王輪 (離惡生善,福報自然)。由此輪故令自國土增長安樂。能伏一切怨敵惡友。善守護身令增壽命。

 

善男子。如是如來如實了知一切有情死生等事。謂如實知。若諸有情。成身惡行。成語惡行。成意惡行。诽謗賢聖。具足邪見邪見業因。身壞命終。堕諸惡趣。或生地獄或生傍生或生餓鬼。若諸有情成身善行。成語善行。成意善行。不謗賢聖。具足正見業因。身壞命終。昇諸善趣。或生天上或生人中或盡諸漏。如來如是如實知已。于彼衆生。起大慈悲。勇猛精進。現三神變。令彼衆生。歸趣佛法教誡。安置成立世間出世間信。何等為三。一者神通變現。二者記說變現。三者教誡變現。由是三種變現威力。勸發有情。教誡安置。成立世間出世間信。令于一切有趣死生。皆得解脫。善男子。我成如是第九佛輪 (三神變教化衆生)。由此輪故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得安隐住得無驚恐得無所畏 。

 

善男子。如刹帝利灌頂大王。為除四洲無量有情種種身病。棄舍王位。以諸香湯。沐浴身首。著鮮淨衣。端坐思惟。于諸衆生其心平等慈悲護念。為令解脫一切病故。以其種種香花伎樂及餘供具。供養一切大威德天神。爾時一切天帝龍帝乃至莫呼洛伽神帝。知是事已各相謂言。此刹帝利灌頂大王。具諸功德有大威神應作輪王統四洲渚。我等宜應共往建立。令複王位。統四洲渚。令諸衆生無病安樂。時諸天帝乃至莫呼洛伽神帝。即便共往。立刹帝利灌頂大王轉輪王位。令具七寶統四大洲皆得自在。千子具足。勇健端正。能摧怨敵。跨王大地。亘窮海際。谪罰皆停。刀杖不舉。鹹修正法。普受安樂。善男子。刹帝利種灌頂大王。成就如是第十王輪 (舍身為衆)。由此輪故于四大洲爰。及八萬四千小渚。安立其中。諸有情類十善業道。善守護身。令增壽命。身壞命終。當生天中。受諸妙樂。

 

善男子。如是如來昔菩薩位。知自他身。有無量種諸煩惱病。以定香水。洗浴其身。及以谛法。大慈大悲。灌沐其首。著慚愧衣。十方一切諸佛世尊。以諸靜慮。等持精進。方便智意。慈悲護念。鹹作是言。如是大士。是大福慧莊嚴寶器。堪容一切三種不護(如來身口意三業,清淨圓滿,決無過失,不需衛護)。四無所畏(說一切智無所畏,說漏盡無所畏,說盡苦道無所畏,說障道無所畏 )。如來十力(處非處智力,業異熟智力,靜慮解脫等持等至智力,根勝劣智力,種種勝解智力,種種界智力,遍趣行智力,宿住随念智力,死生智力,漏盡智力 )。及與十八不共佛法 (身無失,語無失,念無失,無異想,無不定心,無不知已舍。欲無減,精進無減,念無減,慧無減,解脫無減,解脫知見無減。智知過去無著無礙,智知未來無著無礙,智知現在無著無礙。身業随智慧行,語業随智慧行,意業随智慧行 )。 堪得無上一切智智。大慈大悲。無不具足。常欣利樂一切衆生。是求佛寶商人導首。能救有情生死衆苦。能施有情涅槃大樂。我等一切諸佛世尊。應以誠言與其所願。令成如來應正等覺。得無上法。為大法王。我于爾時依福慧力勇猛精進。于四聖谛如實知已。證得無上正等菩提。

 

善男子。如轉輪王統四大洲皆得自在。如是如來于四靜慮四無色定。四種梵住。四無礙解 (義無礙辯、法無礙辯、辭無礙辯、應無礙辯)。四聖谛觀。四無所畏 (說一切智無所畏,說漏盡無所畏,說盡苦道無所畏,說障道無所畏 )。如來十力及與十八不共佛法一切種智皆得自在。 如轉輪王具足七寶。如是如來成就七種菩提分寶。如轉輪王千子具足勇健端正能伏怨敵....。于此高廣一佛土中。言音施化。皆得自在。善男子。我成如是第十佛輪 (自度度他)。由此輪故。如實了知。自身他身。諸漏永盡。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得安隐住。

善男子。我成如是十種佛輪。本願力故居此佛土五濁惡世。于一切具十惡業。造五無間。诽謗正法。 毀呰賢聖。離諸善法。具諸惡法有情。我于其中成就如是佛十輪故。得安隐住。得無驚恐。得無所畏。由此輪故。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得安隐住。得無驚恐。得無所畏。轉于佛輪降諸天魔外道邪論。摧滅一切諸有情類。猶如金剛堅固煩惱。随其所樂。安立一切有力衆生令住三乘不退轉位。爾時會中一切菩薩摩诃薩衆。一切聲聞。一切天龍廣說乃至一切羯吒布怛那衆人非人等。皆大歡喜同唱善哉。雨大香雨。雨大花雨。雨衆寶雨。雨大衣雨。一切大地皆悉震動。聞說如是十種佛輪。于衆會中有八十四百千那庾多菩薩摩诃薩得無生法忍。複有無量菩薩摩诃薩獲得種種諸陀羅尼三摩地忍。複有無量無數有情初發無上正等覺心得不退轉。複有無量無數有情逮得果證。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二 重點

佛說如來于此五濁惡世成就如是佛十輪故。得安隐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轉于佛輪降諸天魔外道邪論。摧滅一切諸有情類。猶如金剛堅固煩惱。随其所樂。安立一切有力衆生令住三乘不退轉位。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三 (無依行品) (不能依止的行為) 第三之一

(佛答天藏大梵天菩薩摩诃薩佛弟子不能依止的行為)

爾時會中有第十地菩薩摩诃薩天藏大梵天以頌問佛。  

利慧修定者 安住不放逸 為住勝義谛 為依止生死   

晝夜于法義 精勤而誦習 為渡煩惱海 為退堕惡趣   

勇猛勤營福 為定趣涅槃 為處生死中 退堕于惡趣   

聰慧刹帝利 成就十種輪 為沈生死中 為當升佛果   

雜染心難伏 諸煩惱所亂 以何淨其心 修定福誦業  

 

爾時世尊告彼天藏大梵天曰。善男子。過去現在未來十方一切諸佛世尊 。為欲成熟諸有情故。為令厭離生死法故。為令除斷業煩惱故。為令三乘速圓滿故。 宣說住持此無依行大記别法 (不能依止的行為)。有十種無依行法。若修定者。随有一行。尚且不能成欲界善根。設使先成。尋還退失。更不用說能成色無色定。乃至三乘随成一乘。何等為十。

 

一者世有一類。雖欲修定。而乏資緣。經求(不斷貪求)擾亂。

二者複有一類。雖欲修定。而犯屍羅(戒)。行諸惡行。

三者複有一類。雖欲修定。而颠倒見。妄執吉兇。身心剛強。

四者複有一類。雖欲修定。而心掉動。不順賢聖。諸根輕躁。

五者複有一類。雖欲修定。而離間語。破亂彼此。

六者複有一類。雖欲修定。而麁惡語。毀罵賢聖。

七者複有一類。雖欲修定。而雜穢語及虛诳語。

八者複有一類。雖欲修定。而懷貪嫉。于他所得利養恭敬。心不歡悅。

九者複有一類。雖欲修定。而懷瞋忿。于諸有情心常憤恚。

十者複有一類。雖欲修定。而懷邪見。撥無因果。

 

複次大梵。又有十種無依行法。若修定者随有一行。終不能成諸三摩地。設使先成尋還退失。何等為十。

一者樂着事業。  二者樂着談論。  三者樂着睡眠。  四者樂着營求。 五者樂着艶色。

六者樂着妙聲。  七者樂着芬香。  八者樂着美味。  九者樂着細觸。

十者樂着尋伺。(觀照攀緣)

 

若不能成諸三摩地。雖集所餘諸善法聚而有是事。追求受用。信施因緣(計較執著)。發起惡心。心所有法。于諸國王大臣等所犯諸過罪。或被呵罵或被捶打或被斷截肢節手足。由是因緣或成重病。長時受苦。或疾命終于三惡趣。随生一所乃至或生無間地獄。如嗢達洛迦 (佛出家而問道之仙人名,得非想定,獲五神通。).阿邏荼底沙.瞿波理迦.提婆達多。如是等類 (外道邪見修行人)退失靜慮。乃至堕于無間地獄。受無量種難忍大苦。

 

爾時世尊告阿若多憍陳那言。吾聽汝等給阿練若(叢林)修定苾刍。最上房舍最上卧具最上飲食。一切僧事皆應放免。所以者何。諸修定者若乏資緣。即便發起一切惡心。心所有法。不能成就諸三摩地。乃至堕于無間地獄受無量種難忍大苦。修定行者若具資緣。諸三摩地未成能成。若先已成。終不退失。由此不起一切惡法。廣說乃至不善尋伺(細緻乃至不正确的觀照攀緣也沒有)。往生天上證得涅槃。

 

修定行者。若未成就諸三摩地。初夜後夜。當舍睡眠精進修學。遠離愦鬧。少欲知足。無所顧戀一切貪瞋忿覆惱害憍慢貢高。悭悋嫉妒。離間麁惡。虛诳雜穢。一切人間嬉戲放逸。皆悉遠離。如是行者。應受釋梵護世四王轉輪王等贊歎禮拜恭敬承事。奉施百千那庾多供。況刹帝利.婆羅門.茷舍.戍達羅等。未得定者。尚應受此贊歎禮拜恭敬承事奉施供養。何況已得三摩地者。

 

爾時世尊頌曰。修定能斷惑。餘業所不能。故修定為尊。智者應供養。

爾時天藏大梵天再問如來。于若刹帝利大臣宰相以鞭杖等捶拷佛法中而出家者。或閉牢獄。或複呵罵。或解肢節或斷其命。為當合爾。為不合耶。

  

佛告天藏大梵天言。善男子。若諸有情于我法中出家乃至剃除須發被片袈裟。若持戒若破戒下至無戒。一切天人阿素洛等。依俗正法。猶尚不合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閉牢獄或複呵罵或解肢節或斷其命。況依非法。何以故。除其一切持戒多聞。于我法中而出家者。若有破戒行諸惡法。内懷腐敗。實非沙門。自稱沙門。實非梵行。自稱梵行。恒為種種煩惱所勝。敗壞傾覆。如是破戒諸惡苾刍。猶能示導一切天.龍八部等無量功德珍寶伏藏。又善男子。于我法中而出家者。雖破戒行。而諸有情睹其形相。應生十種殊勝思惟。當獲無量功德寶聚。何等為十。

 

謂我法中而出家者。雖破戒行。而諸有情。

或有見已。1. 生于念佛慇重。信敬殊勝思惟。由是因緣終不歸信諸外道師書論徒衆。乃至能入離諸怖畏大涅槃城。

 

或有見已。2. 生念聖戒。殊勝思惟。由是因緣能離殺生。離不與取。離欲邪行。離虛诳語。離飲諸酒。生放逸處。乃至能入離諸怖畏大涅槃城。

 

或有見已。3. 生念布施殊勝思惟。由是因緣得大财位。親近供養正至正行。乃至能入離諸怖畏大涅槃城。

 

或有見已。4. 生念忍辱。柔和質直殊勝思惟。由是因緣。便能遠離離間麁惡雜穢瞋忿。乃至能入離諸怖畏大涅槃城。

 

或有見已。5. 生念出家。精勤修行。殊勝思惟。由是因緣。能舍家法。趣于非家。勇猛精進。修諸勝行。乃至能入離諸怖畏大涅槃城。

 

或有見已。6. 生念遠離諸散亂心。靜慮等至殊勝思惟。由是因緣。心樂山林。阿練若處。晝夜精勤修諸定行。乃至能入。離諸怖畏大涅槃城。

 

或有見已。7.生念智慧殊勝思惟。由是因緣。欣樂聽聞讀誦正法。乃至能入。離諸怖畏大涅槃城。

 

或有見已。8. 生念宿殖出離。善根殊勝思惟。9. 軟語慰問。乃至10.禮足。由是因緣。當生尊貴大勢力家。無量有情鹹共贍仰。乃至能入離諸怖畏大涅槃城。

 

善男子。于我法中而出家者 。雖破戒行。而諸有情。睹其形相。生此十種殊勝思惟。當獲無量功德寶聚。是故一切刹帝利王大臣宰相。決定不合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閉牢獄或複呵罵或解支節或斷其命 。

 

複次大梵。若有依我而出家者。犯戒惡行。内懷腐敗。實非沙門自稱沙門 。實非梵行自稱梵行。恒為種種煩惱所勝。敗壞傾覆。如是苾刍雖破禁戒行諸惡行。而為一切天.龍八部等作善知識。示導無量功德伏藏。如是苾刍雖非法器。而剃須發。被服袈裟。進止威儀同諸賢聖。因見彼故。無量有情種種善根皆得生長。又能開示無量有情善趣生天涅槃正路。是故依我而出家者。若持戒若破戒下至無戒。我尚不許轉輪聖王及餘國王諸大臣等依俗正法。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閉牢獄或複呵罵或解支節或斷其命。況依非法。

 

大梵。如是破戒惡行苾刍 。雖于我法毘奈耶(戒)中名為死屍。而有出家戒德餘勢。譬如牛麝身。命終後雖是無識傍生死屍。而牛有黃。而麝有香。能為無量無邊有情作大饒益。破戒苾刍亦複如是。雖于我法毘奈耶中名為死屍。而有出家戒德餘勢。能為無量無邊有情作大饒益。

 

大梵。破戒苾刍亦複如是 。雖于我法毘奈耶中名為死屍。而有出家威儀形相。能令無量無邊有情暫得見者尚獲清淨智慧法眼。況能為他宣說正法。大梵。譬如燒香。其質雖壞。而氣芬馥。熏他令香。破戒苾刍亦複如是。由破戒故非良福田。雖恒晝夜。信施所燒。身壞命。終堕三惡趣。而為無量無邊有情作大饒益。謂皆令得聞于生天涅槃香氣。是故大梵。如是破戒惡行苾刍。一切白衣皆應守護恭敬供養。我終不許諸在家者。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閉牢獄或複呵罵。或解支節或斷其命。

 

我唯許彼清淨僧衆。于布薩(忏悔)時或自恣(自我檢讨過錯)時。驅擯令出。一切給施四方僧物。飲食資具。不聽受用。一切沙門毘奈耶事。皆令驅出不得在衆。而我不許加其鞭杖系縛斷命。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瞻博迦華(黃果蘭花)雖萎悴。而尚勝彼諸餘華。破戒惡行諸苾刍。猶勝一切外道衆。    

 

複次大梵。有五無間大罪惡業。何等為五。

一者故思殺父。二者故思殺母。三者故思殺阿羅漢。四者倒見破聲聞僧。五者惡心出佛身血。如是五種。名為無間大罪惡業。若人于此五無間中。随造一種。不合出家及受具戒。若令出家或受具戒。師便犯罪 。彼應驅擯令出我法。如是之人。以有出家威儀形相。我亦不許加其鞭杖。或閉牢獄。或複呵罵。或解支節或斷其命。

 

複有四種近五無間大罪惡業根本之罪。何等為四。

一者起不善心殺害獨覺。是殺生命大罪惡業根本之罪。

二者淫阿羅漢苾刍尼僧。是欲邪 行大罪惡業根本之罪。

三者侵損所施三寶财物。是不與取大罪惡業根本之罪。

四者倒見。破壞和合僧衆。是虛诳語大罪惡業根本之罪。

 

若人于此四近無間大罪惡業根本罪中。随犯一種。不合出家及受具戒。若令出家或受具戒。師便得罪。彼應驅擯令出我法。 如是之人。以有出家及受具戒威儀形相。我亦不許加其鞭杖或閉牢獄或複呵罵或解支節或斷其命。

 

如是或有

是根本罪亦無間罪。

是根本罪非無間罪。

有無間罪非根本罪。

有非根本罪亦非無間罪。

 

何等名為是根本罪亦無間罪。

謂我法中。先已出家受具戒者。 故思殺他。已到究竟見谛人等。如是名為。是根本罪亦無間罪。此于我法毘奈耶中應速驅擯。

 

何等名為是根本罪非無間罪。

謂我法中。先已出家受具戒者。故思殺害他異生人(他人)。下至方便與人毒藥。堕其胎藏。如是名為是根本罪非無間罪。此人不應與僧共住。諸有給施四方僧物。亦不應令于中受用。

 

何等名為是無間罪非根本罪。

謂若有人或受三歸。或受五戒或受十戒。于五無間随造一種。如是名為是無間罪非根本罪。如是之人。不合出家及受具戒。若令出家或受具戒。師便得罪。彼應驅擯令出我法。

 

何等名為非根本罪亦非無間罪。謂若有人或受三歸或受五戒。于佛法僧而生疑心。

1.或歸外道以為師導。 2.或執種種若少若多吉兇之相祠祭鬼神。

若複有人于諸如來所說正法。或聲聞乘相應正法。或獨覺乘相應正法。或是大乘相應正法。诽謗遮止。自不信受。令他厭背。障礙他人。讀誦書寫。下至留難。一頌正法。如是名為非根本罪亦非無間。而生極重大罪惡業近無間罪。如是之人。若未忏悔除滅如是大罪惡業。不合出家及受具戒。若令出家或受具戒 。師便得罪。彼應驅擯。令出我法。若已出家或受具戒。犯如是罪。若不忏悔。此于我法毘奈耶中。應速驅擯。所以者何。此二種人。習行破毀正法眼行。習行隐滅正法燈行。習行斷絕三寶種行。令諸天人習行無義無利苦行。堕諸惡趣。此二種人自謗正法。毀呰賢聖。亦令他人诽謗正法毀呰賢聖。命終當堕無間地獄經劫受苦。不可療治 。

複次大梵。或有遮罪無依行法。或有性罪無依行法 (戒有性戒和遮戒二種,殺盜淫妄是性戒,飲酒等禁戒是遮戒。觸犯性戒之罪重,觸犯遮戒之罪輕)。于性罪中。或有根本無依行法。

 

雲何根本無依行法。謂若苾刍行非梵行(淫事)犯根本罪。或以故思殺異生人犯根本罪。 或複偷盜非三寶物(非供養物)犯根本罪。或大妄語犯根本罪。若有苾刍于此四種根本罪中随犯一種。于諸苾刍所作事業令受折伏。一切給施四方僧物。皆悉不聽于中受用。而亦不合加其鞭杖或閉牢獄或複呵罵。或解支節或斷其命。如是名為于性罪中根本重罪無依行法。

 

何故說名為根本罪。

謂若有人犯此(淫殺盜妄)四法。身壞命終堕諸惡趣。是諸惡趣根本罪故。是故說名為根本罪。

 

何故無間及近無間根本罪等。說名極重大罪惡業無依行法。善男子。譬如鐵抟鉛錫抟等擲置空中終無暫住必速堕地。造五無間及近無間四根本罪。 加上:謗正法。疑三寶等。若人于此十一罪中随造一種。身壞命終無餘間隔。定生無間大地獄中受諸劇苦。故名極重大罪惡業無依行法。犯此極重大罪惡業無依行法。補特伽羅(有情衆生)于現身中。決定不能盡諸煩惱。尚不能成諸三摩地。況能趣入正性離生。彼人命終定生地獄受諸重苦。

 

複次大梵。若善男子若善女人。以淨信心歸依我法。或趣聲聞乘。或趣獨覺乘或趣大乘。于我法中淨信出家受具足戒。于諸學處深心敬重。于四根本性罪戒中堅固勇猛精勤守護。如是之人。常為一切人非人等随逐擁衛。名不虛受人天供養。于三乘中。随所欣樂。速能趣入成辦究竟。是故真實求涅槃者。甯舍身命終不毀犯如是四法。所以者何。諸有情類要由三因。得涅槃樂。

一者依止如來(佛)為因。

二者依我聖教(法)為因。

三者依我弟子(僧)為因。

諸有情類依此三因。精勤修行得涅槃樂。若人毀犯如是四法。我非彼師。彼非弟子。若人毀犯如是四法。則為違越我所宣說甚深廣大。無常苦空無我。相應利益。安樂一切有情的别解脫教。若越(不守)如是别解脫教。則于一切靜慮等持(三摩地)皆成盲冥。不能趣入。為諸煩惱惡業纏縛。于三乘法亦為非器。當堕惡趣。受諸重苦。若善男子若善女人。于我所說别解脫教。所制四種根本重罪。清淨無犯。我是彼師。彼是弟子。随順我語。善住我法 。一切所作。皆當成滿。此人善住屍羅蘊故。名為善住一切善法。或名具足住聲聞乘。 或名具足住獨覺乘。或名具足住于大乘。所以者何。若能護持如是性罪四根本法。當知則為建立一切有漏無漏善法勝因。是故護持如是四法。名為一切善法根本。

 

如是依止極善護持四根本戒 。諸聲聞乘及獨覺乘無上大乘皆得安住。如是依止極善護持四根本戒。求得一切念定總持。安忍聖道。乃至無上正等菩提。極善護持。四根本戒。諸善男子及善女人亦複如是。于其法器。及非法器。其心平等。不譏不弄。不自貢高。不卒呵舉(終不呵責舉罪)。能為一切善法生處。極善護持四根本戒諸善男子及善女人亦複如是。于諸如來所說正法生長第一歡喜淨信。于諸有情無差别想以四攝法平等攝受。一切有情皆共依止。受用法樂而自存活。  

 

爾時尊者優波離(持律第一)。聞佛所說從座而起。整理衣服頂禮佛足偏袒一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極善護持四根本戒。諸善男子及善女人。于其法器及非法器。其心平等不譏不弄不自貢高不卒呵舉。若如是者。于未來世有諸苾刍破戒惡行。實非沙門自稱沙門實非梵行自稱梵行。諸苾刍僧于是人等。雲何方便呵舉驅擯。  

 

佛告尊者優波離言。我終不許外道俗人舉苾刍罪。我尚不許諸苾刍僧,不依于法率爾呵舉破戒苾刍。何況驅擯。若不依法率爾呵舉破戒苾刍或複驅擯。便獲大罪。優波離。汝今當知有十非法。率爾呵舉破戒苾刍便獲大罪。諸有智者皆不應受。何等為十 。

一者不和僧衆。于國王前率爾呵舉破戒苾刍。

二者不和僧衆。梵志衆前率爾呵舉破戒苾刍。

三者不和僧衆。宰官衆前率爾呵舉破戒苾刍。

四者不和僧衆。于諸長者居士衆前率爾呵舉破戒苾刍。

五者女人衆前。率爾呵舉破戒苾刍。

六者男子衆前。率爾呵舉破戒苾刍。

七者淨人衆前。率爾呵舉破戒苾刍。

八者衆多苾刍苾刍尼前。率爾呵舉破戒苾刍。

九者宿怨嫌前。率爾呵舉破戒苾刍。

十者内懷忿恨。率爾呵舉破戒苾刍。

 

如是十種名為非法。率爾呵舉破戒苾刍便獲大罪。設依實事而呵舉者尚不應受。況于非實。諸有受者亦得大罪。

 

複有十種非法。呵舉破戒苾刍便獲大罪。諸有智者亦不應受。何等為十。

一者諸餘外道呵舉苾刍。

二者不持禁戒在家白衣呵舉苾刍。

三者造無間罪呵舉苾刍。

四者诽謗正法呵舉苾刍。

五者毀呰賢聖呵舉苾刍。

六者癡狂心亂呵舉苾刍。

七者痛惱所纏呵舉苾刍。

八者四方僧淨人(近侍)呵舉苾刍。

九者守園林人呵舉苾刍。

十者被罰苾刍呵舉苾刍。

如是十種非法。呵舉破戒苾刍便獲大罪。設依實事而呵舉者亦不應受。況于非實。諸有受者亦得大罪。

  

複次優波離。若有苾刍。毀犯禁戒與僧共住。于僧衆中有餘苾刍。軌則所行皆悉具足。一切五德(五戒之德)無不圓滿。應從坐起整理衣服恭敬頂禮苾刍僧足便至破戒惡苾刍前。求聽舉罪作如是言。長老憶念。我今欲舉長老所犯。以實非虛妄。應時不非時。軟語非麁犷。慈心不瞋恚。利益非損減。為令如來法眼法燈久熾盛故。長老聽者。我當如法舉長老罪。彼若聽者。便應如法如實舉之。彼若不聽。複應頂禮上座僧足恭敬白言。 如是苾刍犯如是事。我依五法如實舉之。時僧衆中上坐苾刍。應審觀察能舉所舉及所犯事虛實輕重。依毘奈耶及素怛纜方便撿問慰喻呵責。以七種法如應滅除。若犯重罪應重治罰。若犯中罪應中治罰。若犯輕罪應輕治罰。令其慚愧忏悔所犯。  

 

時優波離複白佛言。世尊。若實有過惡行苾刍。恃白衣力。或财寶力。或多聞力。或詞辯力。或弟子力。以如是等諸勢力故。淩拒僧衆。上坐苾刍持素怛纜及毘奈耶.摩怛理迦者(經律論僧伽規制的綱目)如法教誨皆不承順。如是苾刍雲何治罰。

 

佛言。優波離。上座苾刍持三藏者。應和僧衆遣使告白國王大臣。令助威力。然後如實依法治罰。時優波離複白佛言。世尊。若彼有過惡行苾刍。以财寶力或多聞力或詞辯力。或以種種巧方便力。令彼國王大臣歡喜皆住破戒非法朋中。容縱如是惡苾刍罪。不聽如實依法治罰。爾時僧衆應當雲何。

 

佛言。優波離。若彼苾刍行無依行。于僧衆中麁重罪相未彰露者。是時僧衆應權舍置(權巧閣置)。若彼苾刍行無依行。于僧衆中麁重罪相已彰露者。是時僧衆應共和合。依法驅擯令出佛法 。

優波離。恃白衣等種種勢力。住于僧中威儀形相與僧相似。穢雜清衆。乃至善神未相覺發。于僧衆中麁重罪相未彰露者。是時僧衆應權舍置。若諸善神已相覺發。于僧衆中麁重罪相已彰露者。是時僧衆應共和合。依法驅擯令出佛法。譬如大海不宿死 屍。我聲聞僧諸弟子衆亦複如是。不與破戒惡行苾刍死屍共住。

 

時優波離複白佛言。世尊。若彼破戒惡行苾刍。僧衆和合共驅擯已。彼惡苾刍。以财寶力或多聞力或詞辯力或以種種巧方便力。令彼國王大臣歡喜。皆住破戒非法朋中。以威勢力淩逼僧衆。還令如是破戒苾刍與僧共住。爾時僧衆當複雲何。佛言。優波離。爾時僧中有能悔愧持戒苾刍。為護戒故。不應瞋罵破戒苾刍。但應告白國王大臣。或恐淩逼而不告白。應舍本居。别往餘處。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三 重點

(佛說一切佛弟子皆不應依止的行為)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四

(佛告地藏菩薩摩诃薩未來世此佛土中。 命終定生無間地獄之例。)

 

爾時地藏菩薩摩诃薩複白佛言。大德世尊。頗有佛土。五濁惡世空無佛時。其中衆生煩惱熾盛習諸惡行。愚癡佷戾難可化不。如是等人善根微少。無有信心。谄曲愚癡。懷聰明慢。不見不畏後世苦果。為财利故 。離善知識與諸破戒惡行苾刍相助共為非法朋黨。皆定趣向無間地獄。若有是處。我當住彼。以佛世尊如來法王。利益安樂一切有情。無上微妙甘露法味。方便化導令得受行。令不趣向無間地獄。   

 

爾時佛告地藏菩薩摩诃薩言。善男子。于未來世此佛土中。有諸衆生。煩惱熾盛習諸惡行。愚癡佷戾難可化導。謂刹帝利旃荼羅。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及婆羅門旃荼羅。如是等人善根微少無有信心。谄曲愚癡。懷聰明慢。 常行诽謗毀呰罵詈。于諸正法。猶豫倒見。不見不畏後世苦果。常樂習近諸惡律儀。好行殺生乃至邪見。欺诳世間自他俱損。壞亂我法。于我法中而得出家。毀破禁戒樂營俗業。恭敬供養貪利求财有言無行。傳書送印通信往來商賈販易。好習外典種殖營農藏貯寶物。守護園宅妻妾男女。習行符印咒術使鬼。占相吉兇。合和湯藥。療病求财。以自活命。貪著飲食衣服寶飾。勤營俗務毀犯屍羅。 實非沙門自稱沙門。實非梵行自稱梵行。彼刹帝利旃荼羅。乃至婆羅門旃荼羅。愛樂親近。恭敬供養聽受言教。此破戒者。若見有人于我法中得出家已。具戒富德。精進修行。學無學行乃至證得最後極果。彼刹帝利旃荼羅。乃至婆羅門旃荼羅反生憎嫉。不樂親近恭敬供養聽受言教。反而取諸破戒。好行衆惡。無慚無愧。言辭麁犷。身心憍慠。離諸白法。無慈無悲。惡行苾刍。以為福田恭敬供養。聽受言教。如是惡人師及弟子。俱定趣向無間地獄。   

 

善男子。有十惡輪。于未來世。此佛土中。若有衆生于十惡輪或随成一或具成就。先所修集一切善根。摧壞燒滅皆為灰燼。不久便當肢體廢缺。于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地獄。何等為十。

 

一. 如是破戒惡行苾刍。常向刹帝利及宰官等。謗阿練若(叢林)清淨苾刍言。諸仁者。如是苾刍。愚癡凡猥。詐現異相诳惑世間。為求飲食。衣服利養。恭敬名譽。自贊毀他。嫉妒鬥亂貪著名利。無有厭足。應當擯黜。勿受其言。

 

二. 時刹帝利旃荼羅乃至婆羅門旃荼羅。于阿練若清淨苾刍。不能生實信心希有之想。 心無恭敬。意懷淩蔑。不樂親近承事供養。所有言說皆不聽受。輕毀如是住阿練若清淨苾刍。即是輕毀一切法眼三寶種姓。

 

時彼國中有諸天龍藥叉神等信敬三寶者。 于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心生瞋忿互相謂言。仁等當觀此刹帝利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皆悉輕毀一切法眼三寶種姓。損減善根。由惡友力攝諸罪業當堕惡趣。我等從今勿複擁護此刹帝利旃荼羅等并其所居國土城邑。作是語已。一切天龍藥叉神等皆悉棄舍。不複擁護彼刹帝利旃荼羅等并彼所居國土城邑。于彼國土一切法器真實福田皆出其國。設有住者亦生舍心不複護念。由諸天龍藥叉神等及諸法器真實福田于刹帝利旃荼羅等并彼所居國土城邑。皆舍守護不護念已。時彼國土自軍他軍競起侵淩更相殘害。疾疫饑馑因此複興。彼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 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一切國民皆無歡樂。先所愛樂今悉别離。朋友眷屬更相瞋恨。潛謀猜貳無慈無悲。嫉妒悭貪衆惡皆起。所謂殺生乃至邪見無慚無愧。食用一切窣堵波(塔塚)物及僧祇物。曾無悔心。

 

彼刹帝利旃荼羅王。憎嫉忠賢愛樂谄佞。令己官庶互相侵淩 。憤恚結怨興諸鬥诤。共餘鄰國交陣戰時。軍士離心無不退敗。彼刹帝利旃荼羅王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不久便當支體廢缺。于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地獄。 

 

三. 複次善男子。有刹帝利旃荼羅王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随惡友行。善根微少。谄曲愚癡。懷聰明慢。于三寶所無淳淨心。不見不畏後世苦果。

 

四. 此有一類。于聲聞乘得微少信。實是愚癡自謂聰敏。于我所說緣覺乘法及大乘法毀呰诽謗。不聽衆生受持讀誦。下至一頌。

 

五. 複有一類。于緣覺乘。得微少信。實是愚癡。自謂聰敏。于我所說聲聞乘法及大乘法毀呰诽謗。不聽衆生受持讀誦下至一頌。

 

六. 複有一類。于大乘法得微少信。實是愚癡自謂聰敏。于我所說聲聞乘法緣覺乘法毀呰诽謗。不聽衆生受持讀 誦下至一頌。

如是等人名為毀謗佛正法者亦為違逆三世諸佛。破三世佛一切法藏。焚燒斷滅。皆為灰燼。斷壞一切八支聖道。挑壞無量衆生法眼。

 

七. 若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于佛所說聲聞乘法。緣覺乘法。及大乘法。障礙覆藏。令其隐沒乃至一頌。當知是人名不恭敬一切法眼三寶種姓。由是因緣。令護國土一切天龍藥叉神等信敬三寶無動壞者于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心生瞋忿。廣說乃至。彼刹帝利旃荼羅王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不久便當支體廢缺。于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大獄。複次善男子。有刹帝利旃荼羅王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随逐破戒惡苾刍行。廣說乃至。于彼國中有諸法器真實福田。于刹帝利旃荼羅等皆住舍心而不護念。雖居其國。而依法住。常不憙樂。俗間居止。亦不數數。往施主家。設令暫往而護語言。 縱有語言。曾無虛诳。終不對彼。在家人前。譏毀輕弄。諸破戒者。于諸破戒惡行苾刍終不輕然辄相檢問亦不現相故顯其非。常近福田遠諸破戒。而彼破戒惡行苾刍。于此持戒真善行者反生瞋恨輕毀侵淩。于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在家男女大小等前種種谄曲虛妄談論毀呰诽謗此持戒者。

 

八. 令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于我弟子少欲知足持戒多聞具妙辯才諸苾刍所。心生瞋恨。種種麁言呵罵逼切。令心憂惱。身不安泰或

 

九. 奪衣缽諸資身具。令其匮乏或奪所施四方僧物不聽受用或

 

十. 閉牢獄枷鎖拷楚或解支節或斬身首。

 

善男子。當觀如是諸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親近破戒惡行苾刍造作如是種種大罪乃至當堕無間地獄。若諸衆生作五無間。或犯重戒。或近無間性罪遮罪猶輕。如是諸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 親近破戒越法重罪。善男子。如是破戒惡行苾刍。雖作如是越法重罪。而依我法剃除須發被服袈裟。進止威儀同諸賢聖。我尚不許國王大臣諸在家者依俗正法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閉牢獄或複呵罵或解支節或斷其命。況依非法。國王大臣諸在家者。若作此事便獲大罪決定當生無間地獄。于諸破戒惡行苾刍。猶尚不應如是谪罰。何況持戒真善行者。善男子。若有苾刍于諸根本性重罪中随犯一罪雖名破戒惡行苾刍。而于親教和合僧中所得律儀猶不斷絕。乃至棄舍所學屍羅。猶有白法香氣随逐。國王大臣諸在家者無有律儀。不應輕慢及加谪罰。如是苾刍雖非法器。退失聖法。穢雜清衆。破壞一切沙門法事。不得受用四方僧物。而于親教和合僧中。所得律儀不棄舍故。猶勝一切在家白衣。犯性罪者尚應如是。況犯其餘諸小遮罪。是故不許國王大臣諸在家者輕慢谪罰。 于歸我法而出家者。若是法器若非法器。諸弟子所惱亂呵罵或以鞭杖楚撻其身或閉牢獄乃至斷命。此于一切。過去未來現在諸佛。犯諸大罪。決定當趣無間地獄 。斷滅善根焚燒相續。一切智者之所遠離。

 

複次善男子。于未來世此佛土中。有刹帝利旃荼羅王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随惡友行。見有所施四方僧物。謂諸寺舍或寺舍物。或諸園林或園林物。或諸莊田或莊田物。或所攝受衣服飲食。或所攝受床座敷具。或所攝受病緣醫藥。或所攝受種種資身應受用物。如是所施四方僧物。具戒富德。精進修行。學無學行。乃至證得最後極果。清淨苾刍所應受用。彼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以強勢力侵奪。具戒清淨苾刍不聽受用。回與破戒惡行苾刍。經營在家諸俗業者。令共受用或獨受用。破戒苾刍既受得已。或共受用或獨受用。或與俗人同共受用。

 

又或見依我法而出家者聰叡多聞。語甚圓滿。或能傳通聲聞乘法。或能傳通獨覺乘法。或能傳通無上乘法。令廣流布利樂有情。彼于如是說法師所。呵罵毀辱。诽謗輕弄。欺诳逼迫。惱亂法師。障礙正法。

 

又或見有所施四方僧物。寺舍莊田。人畜财寶。花樹果樹。染樹蔭樹香藥樹等及餘資身種種雜物。我諸弟子。具戒富德精進修行。學無學行乃至證得最後極果。清淨苾刍所應受用。彼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以強勢力或自逼奪或教人奪。或為自用或為他用。

 

又或常樂習近諸惡律儀。好行殺生乃至邪見。而懷傲慢。诳惑世間。自稱我是住律儀者。彼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種種方便。毀滅我法。于歸我法而出家者。數數瞋忿。呵罵毀辱。拷楚禁閉。割截支節乃至斷命 。我所說法不肯信受。壞窣堵波及諸寺舍。驅逼苾刍退令還俗。障礙剃發被服袈裟。 種種驅使同諸仆庶。

 

由是因緣。令護國土一切天龍藥叉神等信敬三寶無動壞者。于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心生瞋忿。廣說乃至。彼刹帝利旃荼羅王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不久便當支體廢缺于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地獄。

     

善男子。若刹帝利旃荼羅王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于上所說十種惡輪或随成一或具成就。先所修集一切善根摧壞燒滅皆為灰燼。不久便當支體廢缺于 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地獄。此刹帝利旃荼羅王宰官居士長 者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于當來世下賤。人身尚難可得。況當能證二乘菩提。無上大乘于其絕分。如是惡人。大乘名字尚難得聞。況當能證無上佛果。是人究竟自損損他。 一切諸佛所不能救。   

 

佛陀更舉例說明上述輕毀佛法僧三寶的十種惡輪的重罪。

有壓麻油人。以十具輪相續。恒壓于一日夜。一一輪中。所壓麻油。數滿千斛。如是相續至滿千年。殺幾生命。所獲罪業。無量無邊。

 

有人為财利故置十淫坊。一 一坊中。置千淫女。一一淫女。種種莊嚴。诳惑多人。恒為欲事。如是相續至滿千年。如前十輪壓油人罪等一淫坊所獲罪業。

 

有人為财利故。置十酒坊。一一坊中種種嚴飾。方便招誘千耽酒人。飲興歡娛。晝夜無廢。如是相續至滿千年。如前所說十淫坊罪等一酒坊所獲罪業。

 

有人為财利故置十屠坊。一一坊中于一日夜。殺害千生。牛羊駝鹿雞豬等命。如是相續至滿千年。如前所說十酒坊罪等一屠坊所獲罪業。

 

佛說如前所說十屠坊罪。等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沙門婆羅門等旃荼羅人于前十惡随成一輪。一日一夜所獲罪業。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十壓油輪罪 等彼一淫坊 置彼十淫坊 等一酒坊罪 

置十酒坊罪 等彼一屠坊 置彼十屠坊 罪等王等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四 重點

(佛說一切佛弟子皆不應依止必堕惡道的行為)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五

(地藏菩薩問佛。離十惡輪。得幾所福。滅幾所罪。佛說四種僧。)

 

爾時地藏菩薩摩诃薩。複白佛言。大德世尊。若有真善刹帝利真善宰官真善居士。真善長者真善沙門真善婆羅門。如是等人能自善護。亦善護他。善護後世。善護佛法。出家之人。若是法器。若非法器。下至無戒。剃除須發。被袈裟者。普善守護。恭敬供養。又能善護聲聞乘法。緣覺乘法。及大乘法。恭敬聽聞信受供養。遠離破戒惡行苾刍。于諸所施四方僧物。勤加守護。供四方僧。于能辯說三乘法人。恭敬供養加護與力。不令他人诽謗毀辱。尊重安慰諸出家人。信受護持佛所說法。亦常護持僧伽藍舍。于剃須發被服袈裟出家人所。于十惡輪自不染習。亦常勸他。離十惡輪。具學先王治國正法。紹三寶種常令熾盛。恒樂親近諸善知識。慈心撫育一切國人。随其所宜方 便化導。令舍邪法。修行正法。如是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婆羅門等。得幾所福。滅幾所罪 。  

 

佛言。善男子。假使有人于日初中後分積集七寶滿贍部洲奉施諸佛及弟子衆。如是日日相續布施滿百千年。此人福聚甯為多不。地藏菩薩摩诃薩言。甚多世尊甚多大德。此人福聚無量無邊。惟佛能知。佛言。若有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 善婆羅門等。于十惡輪自不染習。亦常勸他離十惡輪。所獲福聚過前福聚無量無邊不可稱計。

 

又善男子。假使有人為四方僧營建寺宇。其量寬廣。等四大洲。上妙房舍床敷衣服飲食醫藥資緣充備。令諸如來聲聞菩薩大弟子衆止住其中。精進修行。種種善品。若晝若夜。無有懈息。經百千俱胝那庾多歲。供給供養。相續不絕。此人福聚甯為多不。

 

又假使有人出現世間具大威力。為四方僧營建寺宇。寬廣量等十四大洲。 上妙房舍床敷衣服飲食醫藥資緣充備。令諸如來聲聞菩薩大弟子衆止住其中。精進修行種種善品。若晝若夜無有懈息。經百千俱胝那庾多歲供給供養相續不絕。此人福聚。甯為多不。

又假使有人出現世間具大威力。為佛舍利起窣堵波。嚴麗高廣量等三千大千世界如前所說。為四方僧造寺福聚類此所說為佛舍利起窣堵波所獲福聚。于百分中不及其一。于千分中亦不及一。于百千分亦不及一。于俱胝分亦不及一。那庾多分。數分算分。計分。喻分。乃至邬波尼殺昙分亦不及一。

 

又假使有得波羅蜜多。具八解脫。靜慮等至大阿羅漢。遍滿三千大千世界。如稻麻竹葦甘蔗叢林。一切皆被堅縛五處經百千年。時有一人出現于世。具大威力樂福德故。悉解被縛諸阿羅漢。香湯澡浴奉施衣缽。經百千年。給上房舍。床敷衣服。飲食醫藥。種種所須如法資具。諸阿羅漢般涅槃已。供養焚燒收取舍利。以妙七寶起窣堵波安置其中。複以種種寶幢幡蓋。香花伎樂。而供養之。如前所說。為佛舍利起窣堵波所獲福聚。類此所說。解阿羅漢。供養福聚。于百分中不及其一于千分中亦 不及一于百千分亦不及一于俱胝分亦不及一那庾多分數分算分計分喻分乃至邬波尼殺昙分亦不及一。

 

善男子。若有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婆羅門等。于十惡輪自不染習。 亦常勸他離十惡輪。所獲福德過前福聚。無量無邊不可稱計。如生福數。滅罪亦爾。   

 

善男子。若有真善刹帝利王及諸真善宰官居士長者沙門婆羅門等。于未來世後五百歲法欲滅時。能善護持我之法眼。能自善護亦善護他善護後世善護我法。出家弟子。若是法器若非法器下至無戒剃除須發被袈裟者。普善守護恭敬供養令無損惱。又能善護三乘正法。聽受供養聲聞法時。于獨覺乘及大乘法。不生诽謗于獨覺乘及大乘人亦不憎嫉。聽受供養獨覺法時。于聲聞乘及大乘法不生诽謗。于聲聞乘及大乘人亦不憎嫉 。聽受供養大乘法時。于聲聞乘獨覺乘法不生诽謗。于聲聞乘獨覺乘人亦不憎嫉。于聲聞乘獨覺乘法不求趣證。唯求趣證大乘正法。于住大乘具戒富德精勤修行乃至住果。補特伽羅。多數親近承事供養深心敬重請問聽受。遠離破戒惡行苾刍。于諸所施四方僧物。終不令人非法費用。勤加守護供四方僧。于窣堵波及僧祇物。終不自奪不教他奪。亦不自用不教他用。于能辯說三乘法人。恭敬供養加護與力。不令他人诽謗毀辱 。尊重安慰諸出家人。信受護持如來聖教。終不破壞諸窣堵波。亦常護持四方僧寺。 于我出家諸弟子所。終不毀廢。還俗策使。于十惡輪自不染習。亦常勸他離十惡輪。具學先王治國正法十善業道攝化世間。常當親近諸善知識。紹三寶種常令熾盛善護法眼令不滅沒。如是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婆羅門等。由具如是諸功德故。名不虛受國人俸祿。一切天龍藥叉鬼神乃至羯吒布怛那等。皆生歡喜。慈悲擁護。一切法器真實福田 。亦生歡喜慈悲護念。由是因緣。所居國土及諸有情。展轉熾盛安隐豐樂。鄰國兵戈不能侵害。皆敬慕德自來歸附。由此展轉勸修善業。枯竭惡趣。增長天人。守護身命令得長遠。自滅煩惱。亦令他滅。住持菩提道六波羅蜜多。破壞一切衆邪惡道。于生死海不久沈淪。常離惡友常近善友。生生常遇諸佛菩薩。恭敬承事曾無暫廢。不久皆當随心 所樂各各安住于佛國土。證得無上正等菩提。   

 

爾時衆中一切天帝及諸眷屬乃至一切畢舍遮帝(持國天所領鬼之名)及諸眷屬。從座而起頂禮佛足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大德世尊。于未來世後五百歲。于此佛土法欲滅時。若有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婆羅門等。于十惡輪自能遠離亦能勸他令其遠離。善護自他。善護後世。護持正法。紹三寶種。皆令熾盛。無有斷絕。以要言之如佛所說。如是等人于三乘法恭敬聽受終不隐藏于三乘人。護持供養不令擾惱。于三寶物勤加守護不令侵損。我等眷屬于此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婆羅門等。勤加擁護令其十法皆得增長。何等為十。一者增長壽命。二者增長無難。三者增長無病。四者增長眷屬。五者增長财寶。六者增長資具。七者增長自在。八者增長名稱。九者增長善友。十者增長智慧。

 

大德世尊。若彼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婆羅門等。于十惡輪自能遠離亦能勸他令其遠離。具前所說諸功德者。我等擁護定當得此十法增長。複次世尊。若有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婆羅門等。成 就如前所說功德。我等眷屬勤加擁護。令于十法皆得遠離。何等為十。

一者遠離一切怨家寇敵。

二者遠離一切非愛色聲香味觸境。

三者遠離一切障疠疾病。

四者遠離一切邪執惡見。

五者遠離一切邪妄歸依。

六者遠離一切邪惡災怪。

七者遠離一切邪惡事業。

八者遠離一切邪惡知識。

九者遠離一切居家淤泥。

十者遠離一切非時夭喪。

 

大德世尊。若彼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婆羅門等。成前所說諸功德者。我等擁護。定當得此十法遠離。複次世尊。若有真善刹帝利王。具修如前所說功德令圓滿者。我等眷屬勤加擁護。令此帝王并諸眷屬及其國土一切人民。令于十法皆得遠離。何等為十。

一者遠離一切他國怨敵。

二者遠離一切自國怨敵。

三者遠離一切兇惡鬼神。

四者遠離一切諐(音淺)陽亢旱(陽氣過盛。指酷熱或亢旱 )。

五者遠離一切伏陰滞雨。

六者遠離一切非時寒熱烈風暴雨霜雹災害。

七者遠離一切惡星變怪。

八者遠離一切饑馑荒儉。

九者遠離一切非時病死。

十者遠離一切邪執惡見。

 

大德世尊。若彼真善刹帝利王。具修如前所說功德令圓滿者。我等眷屬勤加擁護。令此帝王并諸眷屬及其國土一切人民定當得此十法遠離。

 

爾時世尊贊諸天帝及其眷屬乃至一切畢舍遮帝及眷屬言。善哉善哉。汝等乃能發此誓願。此事皆是汝等應作。由是因緣當令汝等長夜安樂。   

 

爾時天藏大梵向佛獻咒曰:世尊。唯願聽我為未來世此佛土中一切真善刹帝利王說能護國不退輪心大陀羅尼明咒章句。由此護國不退輪心大陀羅尼明咒章句威神力故。令未來世此佛土中一切真善刹帝利王不為一切怨敵惡友之所摧伏。能令一切怨敵惡友自然退散。能善護持身語意業。為諸智者常所稱贊。離諸惡法常行善法。常離一切邪見邪歸。常于大乘精進修行勇猛堅固。常能成就無量無數所化有情。智不依他自然善 巧。具能修行六到彼岸珍寶伏藏。遠離一切忿悭嫉等煩惱纏垢。常為一切人非人等恭敬護念。諸有所為心無忘失。不舍有情樂四攝事。常不遠離法器福田。爾時天藏大梵即說護國不退輪心大陀羅尼明咒章句

  

護國不退輪心大陀羅尼

塔滴呀他,母妮 補哩,母搭 沙啦呗, 母妮 賀哩搭呀 馬踢 lo 插 wǐ 插嘞,母惹搭 啊惹之一 啊滴 噶咪。 屬克啦 趴克沙, 趴啦 沙啦 趴克沙, 咪啦特趴克沙 蘇啦克沙 克哩 těi , 突啦那 克哩吃嘞 趴他 啦克沙 克哩 těi , 估呵 估那 米嘞,啊威克沙 灑嘞 啊怒哈 gī 惹萬 母妮 趴搭 瓦克 斯哇哈。

   

爾時世尊複告尊者大目幹連。及告彌勒菩薩摩诃薩曰。善男子。汝等皆應受持如是天藏大梵所說護國不退輪心大陀羅尼明咒章句。傳授未來此佛土中一切真善刹帝利王。令自受持及令流布。由是因緣彼諸真善刹帝利王并諸眷屬及國人民。一切皆得利益安樂。常轉法輪。名稱高遠威德熾盛。摧滅邪見。建立正見。守護法眼。紹三寶種。皆令熾盛。無有斷絕。成熟無量無邊有情。于大乘中堅固淨信。久住圓滿能具修六波羅蜜多。斷一切障速到究竟。

 

爾時金剛藏菩薩摩诃薩。于大衆中從座而起。頂禮佛足偏袒一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以頌問曰  

昔言破戒失淨德  非賢聖器非我子   

諸沙門法棄如燼  不應居我清衆中   

三垢所污失滅道  彼不堪消勝供養   

于施四方僧衆物  少分我亦不聽受   

四根本罪随犯一  清衆所棄如海屍   

雲何今說惡苾刍  應忍應悲遮谪罰   

複勤應勤供養彼     悲愍勿生微惡心   

恭敬聽受所說法     當獲福慧大悲者   

六通救世餘經說  汝等皆當信大乘   

正直微妙菩提道  應舍二乘解脫路   

雲何今複說三乘  普勸聽持修供養   

根力覺道沙門果  此經中有餘處無   

八支聖道無等倫  三乘皆同行此道   

欲求解脫勤精進  各随所願證菩提   

有情中尊當照察  會今昔教使無違   

令諸天人菩薩衆  解悟心歡證真實   

聞說大乘誰有益  聞說大乘誰有損   

十種解脫聲聞乘     聞說誰損誰有益   

何人聞法轉昇進  何人聞法翻退沒   

雲何厭患諸有為  能速枯竭于老死   

晝夜勤修諸善者  依何妙理禦何乘   

能渡深廣四瀑流(欲,有,見,無明)  救世皆當為宣說    

 

爾時佛告金剛藏菩薩摩诃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為欲利益安樂無量有情。為諸天人阿素洛等作大義利。善男子。有十種補特伽羅。輪回生死難得人身。何等為十補特伽羅。

一者不種善根。

二者未修福業。

三者雜染相續。

四者随惡友行。

五者不見不畏後世苦果。

六者猛利貪欲。

七者猛利瞋恚。

八者猛利愚癡。

九者其心迷亂。

十者守惡邪見。

 

如是十種無依行因。令諸衆生犯根本罪毀犯屍羅。堕諸惡趣。何等名為十無依行。

1. 謂我法中而出家者。有加行(煖,頂,忍、世第一法)壞。意樂不壞。

2. 有意樂壞。加行不壞。

3. 有加行意樂俱壞。

4. 有戒壞。見不壞。

5. 有見壞。戒不壞。

6. 有戒見俱壞。

7. 有于加行意樂戒見雖皆不壞。而但依止惡友。力行作無依行。

8. 有雖依止善友力行。而複愚鈍猶如痖羊。于諸事業都不分别。聞善友說善不善法。不能領受。不能記持。不能解了善不善義。由是因緣作無依行。

9. 有于種種财寶衆具常無厭足。追求因緣。其心迷亂作無依行。

10. 有為衆病之所逼惱。便求種種祠祀咒術。由是因緣作無依行。

 

如是十種無依行因。令諸衆生犯根本罪。于現法中非賢聖器。毀犯屍羅。堕諸惡趣。

 

善男子。若有補特伽羅。加行壞意樂不壞。随遇一種無依行因犯根本罪。便深怖懼慚愧棄舍。而不數數作諸惡行。如來為益彼故。說有污道沙門。所以者何。彼作如是重惡業已。即便發露不敢覆藏。慚愧忏悔。彼由如是慚愧忏悔。罪得除滅。永斷相續不複更作。雖于一切沙門法事。皆應擯出。一切沙門所有資具不聽受用。而由彼人于三乘中成法器故。如來慈悲或為彼說聲聞乘法。或為彼說緣覺乘法。或為彼說無上乘法。彼有是處。轉于第二第三生中。發正願力遇善友力。一切所作諸惡業障皆悉消滅。或有證得聲聞乘果。或有證得緣覺乘果。而般涅槃。或有悟入廣大甚深無上乘理。

 

如是戒壞見不壞者。應知亦爾。若有補特伽羅。意樂壞加行不壞。如來為益彼故。說求四梵(禅)住法。彼是聲聞乘器或是緣覺乘器。

 

若有補特伽羅。加行意樂俱壞。彼于諸乘皆非法器。如來為益彼故。贊說布施。

若有衆生見壞。戒不壞。如來為贊說緣起法。令舍惡見。于現身中。入聲聞法或緣覺法。或于餘身方能悟入。

若有衆生戒見俱壞。彼于聖法亦不成器。如來為說布施。

若有衆生加行。意樂。戒。見不壞。而但依止惡友力行。如來為贊說十善業道。

若有衆生雖複依止善友力行。而複愚鈍。猶如啞羊。不能領受善不善法。如來為贊說習誦。

若為種種貪病所逼。有為種種見趣迷惑。如來為求解脫者。為其開示。能出生死。趣聲聞乘四聖谛法。斷見論者為其贊說諸緣起法。常見論者為說三界諸有諸趣。死此生彼。往來無絕無常等法。

 

善男子。如來無有所說。名字言說音聲。空無果者。無不皆為成熟有情。是故一切毀謗如來所說正法。壞諸有情正法眼罪。過諸無間。似無間等無量重罪。

 

若有于我為欲利樂一切有情所說正法。謂依聲聞乘所說正法。或依緣覺乘所說正法。或依大乘所說正法。诽謗遮止。障蔽隐沒。下至一頌。當知是名謗正法者。亦名毀滅八聖道者。亦名破壞一切有情正法眼者。

 

如是之人。既自習行大無利行。亦令一切有情習行大無利行。此人依止無慚愧僧。如是毀謗如來正法。  

 

複次善男子。有四種僧。何等為四。

一者勝義僧。二者世俗僧。三者啞羊僧。四者無慚愧僧。

 

雲何名勝義僧。謂佛世尊。若諸菩薩摩诃薩衆。其德尊高于一切法得自在者。若獨勝覺。若阿羅漢。若不還。若一來。若預流。如是七種補特伽羅。勝義僧攝。

 

若諸有情帶在家相。不剃須發不服袈裟。雖不得受一切出家别解脫戒一切羯磨(小乘戒)布薩(大乘戒)。自恣悉皆遮遣(不會參與僧自恣活動)。而有聖法。得聖果故。勝義僧攝。是名勝義僧。

 

雲何名世俗僧。謂剃須發被服袈裟。成就出家别解脫戒。是名世俗僧。

 

雲何名啞羊僧。謂不了知根本等罪。犯與不犯。不知輕重。毀犯種種。小随小罪。不知發露忏悔所犯。愚蠢魯鈍。于微小罪。不見不畏。不依聰明善士而住。不時時間往詣多聞聰明者所親近承事。亦不數數恭敬請問。雲何為善。雲何不善。雲何有罪。雲何無罪。修何為妙。作何為惡。如是一切衆生。啞羊僧攝。是名啞羊僧。

 

雲何名無慚愧僧。謂若有情為活命故。歸依我法而求出家。得出家已。于所受持别解脫戒。一切毀犯。無慚無愧。不見不畏後世苦果。内懷腐敗。常好虛言。曾無一實。悭貪嫉妒。愚癡憍慢。離三勝業(戒定慧)。貪著利養。恭敬名譽。耽湎六塵。好樂淫泆。愛欲色聲。香味觸境。如是一切衆生。無慚僧攝。毀謗正法。是名無慚愧僧   

 

善男子。勝義僧者。于中或有亦是勝道沙門所攝。言勝道者。謂若能依八支聖道 。自度一切煩惱駛流亦令他度。此複雲何。謂佛世尊及獨勝覺諸阿羅漢。如是三種補特伽羅。已離一切有支(有染)眷屬。故名勝道。複有菩薩摩诃薩衆。不假他緣。于一切法智見無障。攝受利樂一切有情。亦名勝道沙門所攝(歸類)。其勝義僧及世俗僧于中或有亦是示道 沙門所攝。

 

若有成就别解脫戒真善異生(衆生)。乃至具足世間正見。彼由記(記憶)說變現力故。能廣為他宣說開示諸聖道法。當知如是衆生。名最初示道沙門。證預流果是名第二。證一來果是名第三。證不還果是名第四。複有菩薩摩诃薩衆。是名第五。謂住初地至第十地。乃至安住最後有身。此皆示道沙門所攝。

 

若有成就别解脫戒軌。則所行清淨具足。此皆命道沙門所攝。以道活命。故名命道。

 

複有菩薩摩诃薩衆。為欲攝受利益安樂一切有情。具足修行六到彼岸亦名命道。如是勝道、示道、命道三種沙門。名為世間真實福田。

所餘沙門名為污道。雖非真實。亦得堕在福田數中。   

 

若有依止無慚愧僧。于我正法毘奈耶中名為死屍。于清衆海。應當擯棄。非法器故。我于彼人不稱大師。彼人于我亦非弟子。

 

有無慚僧。不成法器稱我為師。于我舍利及我形像。深生敬信。于我法僧。聖所愛戒亦深敬信。既不自執。諸惡邪見。亦不令他執惡邪見。能廣為他。宣說我法。稱揚贊歎。不生毀謗。常發正願。随所犯罪。數數厭舍。發露忏悔衆多業障。皆能除滅。當知如是衆生。信敬三寶。聖戒力故。勝九十五諸外道衆多百千倍。非速能入般涅槃城。轉輪聖王。尚不能及。況餘雜類一切有情。以是義故。如來觀察一切有情。諸業法受。差别相已。作如是說。于我法中。剃除須發被袈裟者。我終不聽刹帝利等毀辱谪罰。若有毀辱谪罰一切出家之人。所獲罪報如前廣說。

 

又依我法。舍俗出家。剃除須發。被赤袈裟。即為一切過去未來現在諸佛慈悲護念。威儀形相。所服袈裟。亦為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世尊慈悲守護。是故輕毀剃除須發被赤袈裟出家人者。即是輕毀一切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世尊。由是因緣。諸有智慧。厭怖衆苦。欣求人天。涅槃樂者。 不應輕毀舍俗出家剃除須發被袈裟者。

 

有無慚僧毀破禁戒。不成三乘。賢聖法器。既自堅執諸惡邪見。亦能令他執惡邪見。謂為(例如)真善刹帝利。真善婆羅門。真善宰官。真善居士。真善沙門。真善長者。真善茷舍。真善戌達羅。若男若女。說諸世間。無父無母。乃至無有善業惡業。所得果報。無有能得聖道果者。一切諸法。不從因生。或有執言。色界是常。非變壞法。或有執言。無色界常。非變壞法。或有執言。外道所計。諸苦行法。得究竟淨。或有執言。唯聲聞乘。得究竟淨。非獨覺乘。亦非大乘。于聲聞乘。信敬稱贊宣說開示。于獨覺乘及于大乘。诽謗輕毀。障蔽隐沒。不令流布。

 

或有執言。唯獨覺乘。得究竟淨。非聲聞乘亦非大乘。于獨覺乘。信敬稱贊。宣說開示。于聲聞乘。及于大乘。诽謗輕毀。障蔽隐沒。不令流布。

 

或有執言。唯有大乘。得究竟淨。非聲聞乘。非獨覺乘。于大乘法。既自生信。教他生信。既自恭敬。教他恭敬。既自稱贊。教他稱贊。既自書寫。教他書寫。既自讀誦。教他讀誦。既自聽受。教他聽受。既自思惟。教他思惟。于他有情。若是法器。若非法器。皆為廣說。開示解釋。微細甚深。大乘法義。于聲聞乘。及獨覺乘。诽謗輕毀。障蔽隐沒。不令流布。自不生信。障他生信。自不恭敬。障他恭敬。自不稱贊。障他稱贊。自不書寫。障他書寫。自不讀誦。聽受思惟。障他讀誦。聽受思惟。不樂廣說。開示解釋。三乘法義。

 

或有執言。唯修布施。得究竟淨。非戒非忍。乃至非慧。或有執言。唯修禁戒。得究竟淨。非施非忍。乃至非慧。或有執言。唯修安忍。得究竟淨。非施非戒。乃至非慧。或有執言。唯修精進。得究竟淨。非施非戒。乃至非慧。或有執言。唯修靜慮。得究竟淨。非施非戒。乃至非慧。或有執言。唯修般若。得究竟淨。非施非戒。乃至非定。或有執言。唯修種種。世間所習。諸伎藝智。得究竟淨。或有執言。唯修種種。投岩赴火。自餓等行。得究竟淨。

 

善男子。如是破戒。惡行苾刍。非法器者。種種诳惑。真善法器。諸有情等。令執惡見。彼由颠倒。諸惡見故。破壞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戌達羅等。若男若女。所有淨信。戒聞舍慧 。轉刹帝利。成旃荼羅。乃至茷舍。戌達羅等成旃荼羅。此非法器。破戒苾刍。并刹帝利。旃荼羅等。師及弟子俱斷善根。乃至當堕無間地獄。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五   重點

(佛說離十惡輪。得幾所福。滅幾所罪。佛說四種僧。)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六     有依行品第四之二   

(佛說三乘出要正法,随意所樂。發願精進。随學一乘。于所餘乘不應輕毀。)

 

善男子。無量有情親近如是破戒惡行非法器僧。退失一切所有善法。乃至當堕無間地獄。是故欲得上妙生天涅槃樂者。皆應親近承事供養勝道沙門。咨禀聽聞三乘要法。或求示道命道沙門。若無如是三道沙門。當于污道沙門中求。雖複戒壞。而有正見。具足意樂及加行者。應往親近。承事供養。咨禀聽聞。三乘要法。不應親近。承事供養。加行意樂及見壞者。

 

彼雖戒壞而無邪見。意樂加行見具足故。應詣其所。咨禀聽聞。聲聞乘法。獨覺乘法。及大乘法。不應輕毀。于三乘中。随意所樂。發願精進。随學一乘。于所餘乘不應輕毀。若于三乘。随輕毀一。下至一頌。不應親近。若有親近或與交遊。或共住止。或同事業。俱定當堕。無間地獄。

 

善男子。是故若欲于三乘中。随依一乘。求出生死。欣樂安樂。厭危苦者。應于如來所說正法。或依聲聞乘。或依獨覺乘。或依大乘。所說正法。普深信敬。勿生謗毀。障蔽隐沒。下至一頌。常應恭敬讀誦聽聞。應發堅牢正願求證。

 

善男子。我于過去修菩薩行。精勤求證無上智時。 或為求請。依聲聞乘所說正法。或為求請。依獨覺乘所說正法。或為求請。依于大乘所說正法。下至一頌。乃至棄舍。自身手足。血肉皮骨。頭目髓腦。如是勤苦。于三乘中。下至求得一頌法已。深生歡喜。恭敬受持。如說修行。時無暫廢。經無量劫。修行一切難行苦行。乃證究竟無上智果。複為利益安樂有情。宣說開示三乘正法。以是義故。不應謗毀。障蔽隐沒。常應恭敬讀誦聽聞。應發堅牢正願求證。

 

善男子。如是三乘出要正法。一切過去未來現在。過殑伽沙諸佛同說。大威神力。共所護持。為欲拔濟一切有情生死大苦。為欲紹隆三寶種姓。令不斷絕。是故于此三乘正法。應普信敬。勿生謗毀。障蔽隐沒。若有謗毀。障蔽隐沒。三乘正法。下至一頌。決定當堕無間地獄。   

 

複次善男子。于未來世。此佛土中。若男若女。谄曲愚癡。懷聰明慢。其性兇悖。懆厲麁犷。不見不畏。後世苦果。好行殺生。乃至邪見。嫉妒悭貪。憎背善友。親近惡友。非是三乘賢聖法器。或少習聲聞乘法。便于諸佛共所護持獨覺乘法。無上乘法。诽謗毀呰。障蔽隐沒。不令流布。

 

或少習獨覺乘法。便于諸佛共所護持聲聞乘法。無上乘法。诽謗毀呰障蔽隐沒不令流布。

 

或少習無上乘法。便于諸佛共所護持聲聞乘法獨覺乘法。诽謗毀呰障蔽隐沒不令流布。為求名利。唱如是言。我是大乘是大乘黨。唯樂聽習。受持大乘。不樂聲聞獨覺乘法。不樂親近學二乘人。如是詐稱大乘人等。由自愚癡憍慢勢力。如是謗毀。障蔽隐沒。三乘正法。不令流布。憎嫉修學三乘法人。诽謗毀辱令無威勢。

 

善男子。一切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世尊及諸菩薩摩诃薩。為欲利樂一切有情。以大悲力護持二事。

一者為欲紹隆三寶種姓。常令不絕。舍俗出家。剃除須發。被服袈裟。

二者三乘出要。四聖谛等。相應正法。

如是二事。唯佛世尊及大菩薩能善護持。

 

于未來世此佛土中。有刹帝利旃荼羅王。見依我法而得出家剃除須發被袈裟者。方便伺求。所犯過失。以種種緣。呵罵毀辱。或加鞭杖。或閉牢獄。或奪資具。或脫袈裟。廢令還俗,使作種種居家事業。或橫驅役。或濫擯遣。或斷飲食。或害身命。彼刹帝利旃荼羅王。以己愚癡。憍慢勢力。毀辱谪罰。

 

諸佛菩薩。以大悲力。共所護持。我諸弟子。诽謗毀滅。諸佛菩薩以大悲力共所護持我甚深法。于其三世諸佛菩薩共所護持三乘正法。障蔽隐沒。不令流布。有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茷舍戌達羅等旃荼羅人若男若女。愚癡憍慢自号大乘。 彼人尚非聲聞獨覺二乘法器。況是無上大乘法器。為求利養恭敬名譽。诳惑世間。愚癡雜類。自言我等。是大乘人。謗毀如來。二乘正法。如是人等。愚癡谄曲。憍慢嫉妒。悭貪因緣。毀我法眼。令速隐滅。彼于三世一切諸佛。犯大過罪。亦于三世一切菩薩。犯大過罪。又于三世一切聲聞。犯大過罪。不久便當支體廢缺。遭遇種種重惡疾病。彼刹帝利旃荼羅王。乃至茷舍戌達羅等旃荼羅人。若男若女。由造惡業。起倒見故。損斷一切所有善根。雖複有時。多修施福。于未來世。當生鬼趣傍生趣中。受富樂果。而彼身中尚不能起。色無色界。下劣善根。況當能種聲聞獨覺及無上乘。無功用起。一切智智。善根種子。 又令其舌。為病所害。于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當。生于無間大地獄中。

 

是故如來慈悲憐愍一切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戌達羅等。若男若女。令得長夜利益安樂。殷勤懇切作如是言。汝等應當于歸我法剃除須發。被片袈裟出家人所。慎勿惱亂。譏呵谪罰。于我所說三乘正教。慎勿謗毀。障蔽隐沒。若違我言。而故作者。所獲罪報如前廣說。所以者何。此歸我法剃除須發被赤袈裟出家形相。乃是過去未來現在諸佛菩薩大悲神力之所護持。此剃須發被赤袈裟出家威儀。是諸賢聖解脫幢相。亦是一切聲聞乘人。受用解脫法味幢相。亦是一切獨覺乘人。受用解脫法味幢相。亦是一切大乘之人。受用解脫法味幢相。如來所說三乘正法。亦是三世諸佛菩薩大悲神力之所護持。是諸賢聖解脫依止。亦是一切聲聞乘人受用解脫法味依止。亦是一切獨覺乘人受用解脫法味依止。亦是一切大乘之人受用解脫法味依止。   

 

善男子。以是義故。求解脫者。應當親近恭敬供養諸歸我法剃除須發被赤袈裟出家之人。應先信敬聲聞乘法。如是信敬。獨覺乘法。如是信敬。于大乘法。若自聽受。教他聽受。若自讀誦。教他讀誦。若自書寫。教他書寫。若自施與。教他施與。若自宣說教他宣說。思惟修行。廣令流布。

 

若非器者。勿教他聽。乃至廣說。又應遠離一切惡法。應舍惡友。應親善友。應勤修習六到彼岸。應數忏悔一切惡業。應随所宜勤發正願。若能如是。斯有是處。現身得成聲聞乘器。或獨覺乘種子不退。或複大乘種子不退。是故三乘皆應修學。不應憍傲。妄号大乘。謗毀聲聞獨覺乘法。我先唯為大乘法器堅修行者。說如是言。唯修大乘。能得究竟。是故今昔說不相違。

 

複次善男子。若有真善男女。成就十種有依行輪。于現身中速能種殖聲聞乘種令不退失。或于現身成聲聞乘諸聖法器。非獨覺乘大乘聖器。何等為十。

一者具足淨信。信有一切善惡業果。

二者具足慚愧。遠離一切惡友惡見。

三者安住律儀。遠離殺生乃至飲酒。

四者安住慈心。遠離一切瞋恚忿惱。

五者安住悲心。救拔一 切羸弱有情。

六者安住喜心。遠離一切語四惡業。

七者安住舍心。遠離一切悭貪嫉妒 。

八者具正歸依。遠離一切妄執吉兇。終不歸依邪神外道。

九者具足精進。堅固勇猛 修諸善法。

十者常樂寂靜。思求法義。歡悅無倦。

 

善男子。若有真善男女。成此十種有依行輪。于現身中速能種殖聲聞乘種令不退失。或于現身證聲聞乘所有聖法。成聲聞乘諸聖法器。非證獨覺大乘聖法。非成獨覺大乘聖器。應知此中獨覺大乘皆如是說。善男子。如是十種有依行輪。一切聲聞獨覺菩薩諸佛如來皆同共有。   

 

善男子。複有十種有依行輪不共聲聞。唯與獨覺菩薩如來皆同共有。若有真善男女。成此十種有依行輪。于現身中速能種殖獨覺乘種。令不退失。或于現身證獨覺乘所有聖法。成獨覺乘諸聖法器。何等為十。

一者 修行清淨身語意業。

二者 具足慚愧厭患自身。

三者 于五取蘊深生怖畏。

四者 見生死河極為難渡。

五者 常樂寂靜離諸愦鬧。

六者 樂阿練若不譏他失。

七者 守護諸根心常寂定。

八者 善觀緣起審察因果。

九者 常樂勤修等持靜慮。

十者于集起法能善除滅。

 

善男子。若有真善男女。成此十種有依行輪。于現身中速能種殖獨覺乘種令不退失。或于現身證獨覺乘所有聖法。成獨覺乘諸聖法器。善男子。是名一 切聲聞獨覺有依行輪。一切聲聞及諸獨覺依止此輪。速能超渡三有大海。速能趣入般涅槃城。  

 

善男子。言有依者。名有執取。有我所依。有所攝受。有所系屬 。如是一切聲聞獨覺。依止此輪。求涅槃道。故此二種非大乘器。由彼執取自諸蘊行。驚怖厭患。自求解脫。一切憂苦。不求解脫一切有情而修行故。無有慈悲。由彼觀他。具受衆苦。舍而不救。不樂斷除。一切有情諸煩惱首。不能馭大乘輪。趣菩提故。不能随大光輪趣菩提故。非大乘器。   

 

善男子。有諸衆生于聲聞乘獨覺乘法。未作劬勞。正勤修學。如是衆生根機未熟。根機下劣。精進微少。若有為說。微妙甚深大乘正法。說聽二人。俱獲大罪。亦為違逆一切諸佛。如是衆生實是愚癡。自謂聰叡。陷斷滅邊。墜颠狂想。執無因論。于諸業果。生斷滅想。撥無一切。善作惡作。妄說大乘。壞亂我法。非法說法 。法說非法。實非沙門。說是沙門。實是沙門。說非沙門。實非毘奈耶。說是毘奈耶。實是毘奈耶。說非毘奈耶。愚癡颠倒。憍慢嫉妒。朋黨之心。于大乘法。稱贊擁衛。令廣流布。于聲聞乘。獨覺乘法。謗毀障蔽。不令流布。不能如實。依聲聞乘。或獨覺乘。或無上乘。舍俗出家。受具足戒。成苾刍性。亦不如實。修集一切善法因緣。

 

于我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謂勤修行。學無學行。乃至證得最後極果真善異生。持戒破戒。無戒者所。種種毀罵呵啧惱亂。奪其衣缽。不聽受用。諸資生具。系縛禁閉。如是撥無一切因果。斷滅論者。雖在人中。實是羅刹。

 

于當來世。無數大劫。難得人身。甯在地獄受無量苦。不處人中起斷滅見。如是癡人。不久便當支體廢缺。于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地獄。于諸惡趣。輪轉往來。受諸苦惱。難可救濟。多百千劫難複人身。雖過無量無數劫已。還得人身。而生五濁。無佛世界。生盲生聾喑啞無舌。種種重病常所嬰纏。或身矬醜。人不憙見。言詞拙讷。耳所惡聞。心常迷亂無所解了。生貧窮家。衆事阙乏。不逢善友。随惡友行。樂作惡業。好執惡見。造無間罪。複還重堕無間地獄。輪轉惡趣。難有出期。如是愚癡。斷滅論者。壞亂毀滅 我之正法。逼惱谪罰。我諸弟子持戒破戒。及無戒者。皆令不安修諸善品。由是因緣。多百千劫沒衆惡趣。從暗入暗。難有出期。如是衆生。所有罪報。皆為未求聽習。聲聞獨覺乘法。先求聽習微妙甚深大乘正法。如是愚癡。斷滅論者。下劣人身。尚難可得。況當能成賢聖法器。尚不能得聲聞獨覺所證涅槃。況得廣大甚深無上正等菩提。如是衆生所有過失 。皆由未學聲聞乘法獨覺乘法。先入大乘。

 

善男子。譬如坯瓶。多諸瑕隙。盛油乳等。盡皆滲漏。能盛所盛。二俱壞失。如是衆生于聲聞乘獨覺乘法。未作劬勞。正勤修學。根機未熟。根機下劣。精進微少。若有為說微妙甚深大乘正法。說聽二人。俱獲大罪。亦為違逆一切諸佛。

 

譬如舟船。多諸洩漏。不任乘載。泛于大海。如是衆生。多懷悭嫉。于二乘法。未曾修學。妄号大乘。實懷斷見。憍慢谄曲。成洩漏身。不堪憑入。一切智海。

 

譬如有人。其目盲瞽。不堪呈示。種種珍寶。如是衆生。憍慢放逸。執著空見。不學二乘。盲無慧目。不任顯示。無上大乘功德珍寶。

 

譬如有人。其身臭穢。雖以種種上妙香塗。而竟不能令身香潔。如是衆生愚癡憍慢 。于二乘法不樂勤修。不斷殺生。乃至邪見。雖勤聽受。無上大乘。而竟不能解甚深法。

 

譬如石田。雖殖好種。勤加營耨。終無果實。如是衆生。于二乘法。憍慢懈怠。不樂勤修。貪求五欲。曾無厭倦。雖于彼身。殖大乘種。精進勤苦。終無所成。

 

譬如甕器。先貯毒藥。投少石蜜。不任食用。如是衆生于二乘法。不肯修學。執無因論。為說大乘。終不能成。自他利益。譬如甕器。先貯石蜜。投少毒藥。不任食用。如是衆生。精勤修學。二乘正法。猶未成就。為說大乘。二俱壞失。

 

譬如有人。癡狂心亂。為作音樂。不能了知。如是衆生。于二乘法。未曾修學。貪瞋癡等。猛利煩惱。擾亂其心。執著無因及斷滅論。根機未熟。為說大乘。雖經多時。而不能解。

 

譬如有人。不着甲胄。不持刀仗。辄入陣中。必遭傷害。受諸苦惱。如是衆生。于二乘法未曾修學 。智慧狹劣。根器未成。為說大乘。必生妄執。由此展轉。造惡無窮。如是癡人。不久便當。支體廢缺。于多日夜。結舌不言。受諸苦毒。痛切難忍。命終定生無間地獄。于諸惡趣。輪轉往來 。應知如前次第廣說。   

 

善男子。是故智者。先應觀察一切衆心。然後說法。先當發起慈心悲心喜心益心不懈怠心。能忍受心。不憍慢心。不嫉妒心。不悭悋心。等引(平等引生)定心。然後為他宣說正法。終不令他。諸衆生類。聞所說法。輪轉生死。堕大險難。是故如來善達一切衆生心相。以無塵垢。無取行輪。為說正法。具大甲胄一切菩薩摩诃薩衆。為他說法亦複如是。由悲愍故。為令斷滅諸煩惱故。為令超渡三有海(欲界有,色界有,無色界有)故。為諸衆生。于三乘中。随心所樂。随趣一乘。速圓滿故。為說正法。終不令其輪轉生死堕大險難。

 

雲何名無塵垢行輪。無塵垢(無染心)者。謂說法時。知一切幻故(般若行)。為諸衆生宣說正法。唯為一切諸蘊(含識有情處)處界。廣說乃至行與不行。皆寂滅故。為諸衆生宣說正法。以是義故名無塵垢。行者。所謂為能永斷死此生彼。為諸衆生宣說正法。為能永斷諸蘊處界。廣說乃至為能永斷行與不行。為諸衆生宣說正法。是名為行。輪者。所謂如滿月光。清涼無礙遍滿虛空。照觸一 切無障境界。如是如來及諸菩薩所有神通。記說教誡三種勝輪(三乘)。作用無礙。遍諸世界利樂一切所化衆生。令諸衆生不入異而歸宗趣。不共一切世間衆生。不共一切聲聞獨覺。能令衆生。斷滅生死諸苦惱法。證得安樂菩提涅槃。是名為輪。如是名為諸佛菩薩無塵垢行輪。

 

雲何名為無取行輪。謂于諸法無所罣礙。猶如日光。普照一切。三乘根器。随其所宜。宣說正法。無所執著。謂諸如來。為諸衆生說如是法。猶如虛空。無差别相。以無量定遊戲自在。莊嚴住持。為諸衆生說微妙法。無所執著。具大甲胄一切菩薩摩诃薩衆。為他說法亦複如是。

 

謂說諸法(時)。非六根即離。非六塵即離。非三界即離。非佛說一切法即離。是名如來及諸菩薩。為諸衆生宣說處中微妙正法。善男子。如是如來為諸衆生。以無塵垢行輪說法。

 

如滿月光清涼無礙遍滿虛空照觸一切無障境界。乃至廣說。又以無取行輪說微妙法。于一切法無所罣礙。猶如日光普照一切。三乘根器随其所宜。宣說正法無所執著。謂諸如來為諸衆生說如是法。猶如虛空無差别相。以無量定遊戲自在莊嚴住持。為諸衆生說微妙法無所執著。令于三乘随宜趣入。具大甲胄一切菩薩摩诃薩衆。為他說法亦複如是。令諸衆生聞此最勝甚深法。已于三乘中。随其所樂。随趣一乘。種種善根。皆得成熟 。随于一乘極善安住。終不令其于生死中增長種種惡不善法。令于涅槃堅固不退   

 

善男子。菩薩摩诃薩為斷無量無數衆生生死流轉。為息一切他衆生苦。為他說法。聲聞獨覺但為自斷生死流轉。為自息己所有苦。為他說法。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七    有依行品第四之三   

(如來詳說三乘之相。忏悔滅業之德。)

 

複次善男子。有諸衆生禀性暴惡。麁犷愚癡。懷聰明慢。不斷殺生乃至邪見。常樂習行一切惡行。無有悲愍。無慚無愧。 于歸我法諸出家人。常樂伺求所有瑕隙。才得少相。未審真虛。即便輕毀。呵罵谪罰。其心剛強。佷戾迷亂。常憙觸惱諸出家人。不省己過。念譏他阙。雖聞贊歎。大乘功德。發意趣求。而心好為諸重惡事。曾未寂靜。诳惑他故。于大乘法。現自聽聞。教他聽聞。現自讀誦。教他讀誦。為自薦舉。陵伏他故。于大乘法恭敬贊美。自于大乘。諸行境界。不曾修學。未能悟解。而自稱号我是大乘。誘勸他人。附己修學。規求名利。以自活命。譬如破戒惡持律師。自犯屍羅。樂行惡行。為名利故。誘勸他人。令勤修學毘奈耶藏。如是谄曲。虛詐衆生。下賤人身尚當難得。退失善趣二乘涅槃。況得大乘終無是處。當堕惡趣難有出期。諸有智人不應親近。我說是人不護(身口意)三業。專行惡行。妄号大乘。實于三乘皆非法器。而欲破壞一切衆生。勇健堅牢煩惱大陣。欲皆顯示一切衆生八支聖道。令入無畏涅槃之城。終無是處。所以者何。善男子。夫大乘者。受持第一清淨律儀。修行第一微妙善行。具足第一堅固慚愧。深見深畏後世苦果。 遠離所有一切惡法。常樂修行一切善法。慈悲常遍一切有情。恒普為作利益安樂。救濟度脫一切有情所有厄難生死衆苦。不顧自身所有安樂。唯求安樂一切有情。如是名為住大乘者。

 

善男子。有何等相名聲聞乘。謂諸衆生常勤精進安住正念。樂等引定。離諸谄诳。信知業果。不着五欲。世間八法(八風)。所不能染。修善勇猛。如救頭然。常審谛觀。諸蘊界處。恒樂安住。所有聖種。具此相者名聲聞乘。如是衆生尚未能成獨覺乘器。況複能成大乘法器。

 

善男子。有何等相名獨覺乘。謂諸衆生具上聲聞一切功德。複能于彼五取蘊中。數數安住。随無常觀。數數安住随生滅觀。普于一切緣生法中。能審谛觀。皆是滅法。具此相者。名獨覺乘。如是衆生非大乘器。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  忏悔品第五  

(如來教授弟子修慚愧忏悔法,滅罪證果) 

 

爾時于衆會中有無量百千衆生。本在聲聞乘中曾種善根。未能成熟聲聞乘器。後複遇聞獨覺乘法。迷惑不了。便生空見。撥無因果。斷滅善根。往諸惡趣。聞說此經。還得正見。即從座起頂禮佛足。于世尊前深生慚愧。至誠忏悔。唯願世尊。哀愍濟拔惡趣苦報。今者還願受行。先所修集。聲聞乘行。

 

世尊告曰。汝等乃能如是慚愧。發露忏悔。于我法中。有二種人。名無所犯。一者禀性專精。本來不犯。二者犯已慚愧。發露忏悔。于是世尊随其所樂。方便為說四聖谛法。于彼衆中。有得下品忍者。有得中品忍者。有得上品忍者。有得世間第一法者 。有得預流果者。有得一來果者。有得不還果者。于中複有八萬四千苾刍諸漏永盡心得解脫。意善清淨。成阿羅漢。

 

時衆會中複有五十七百千那庾多衆生。本在獨覺乘中曾種善根。未能成熟獨覺乘器。後複遇聞說大乘法。雖生愛樂。而不能解。愚冥疑惑。曾誤聞法。謬生空解。撥無因果。斷滅善根。往諸惡趣。聞說此經。還得正見。即從座起。頂禮佛足。于世尊前。深生慚愧至誠忏悔。唯願世尊。哀愍濟拔。當來惡趣苦報。我等今者。還願受行先所修集獨覺乘行。惟願世尊。哀愍教授。

 

世尊告曰。善哉善哉。汝等乃能如是慚愧發露忏悔。于我法中有二種人名無所犯。一者禀性專精本來不犯。二者犯已慚愧。發露忏悔。于是世尊随其所樂。方便為說諸緣起法。令彼一切修緣覺乘。漸次圓滿。皆悉證得。幢相緣定。于獨覺乘得不退轉。   

 

時衆會中複有八十百千那庾多衆生。曾于過去諸佛法中。毀謗佛教。下至一頌。由是因緣。堕諸惡趣。受衆苦報。初複人身。生便喑啞。常患舌口不能言。聞說此經。還得正見。即從座起頂禮佛足。于世尊前深生慚愧。至誠忏悔宿世惡業。合掌恭敬瞻仰世尊 。佛神力故。皆悉能語....。我等今者于世尊前。聞說此經獲得正見。深心慚愧發露忏悔不敢覆藏。願悉除滅。從今以往永不複作。防護當來所有罪障。唯願世尊。哀愍攝受令我等罪皆悉銷滅。于當來世永不更造。唯願世尊。哀愍濟拔我等當來惡趣苦報。唯願世尊。哀愍我等為說正法。世尊告曰。善哉善哉。汝等乃能如是慚愧發露忏悔。于我法中有二種人 名無所犯。一者禀性專精本來不犯。二者犯已慚愧發露忏悔。此二種人于我法中。名為勇健得清淨者。于是世尊随其所樂。方便為說種種正法。各随所宜皆得利益。歡喜禮佛還複本座。 此外,亦有弟子。深生慚愧至誠忏悔。合掌恭敬皆白佛言。大德世尊。 我等憶昔曾于無量諸佛法中。或有說言。我等于彼諸佛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多行忿恨。呵罵毀辱。譏刺輕诮。種種诽謗。隐善揚惡。我等由此惡業障故。經無量劫。堕諸惡趣。受諸重苦楚毒難忍。後得值遇無量諸佛。皆曾親近承事供養。又得值遇無量菩薩摩诃薩衆。 亦皆親近承事供養。于一一佛一一菩薩摩诃薩前。皆深慚愧。發露忏悔諸惡業障。于一 一佛一一菩薩摩诃薩所。皆得聽受無量法門精勤護持。修學無量難行苦行。由彼業障。有餘未盡。令我等輩。未能證得。安樂涅槃。未能證得三摩地門。殊勝功德。我等今者于世尊前聞說此經。複深慚愧。發露忏悔。不敢覆藏。願悉除滅。從今以往。永(不)複作。防護當來所有罪障。唯願世尊。哀愍攝受令我等罪皆悉除滅。于當來世永不更造。唯願世尊。哀愍濟拔我等當來惡趣苦報。我等今者承佛威力。願随所樂。速能證得。安樂涅槃。或能證得三摩地門。殊勝功德。

 

複有說言。我等于彼諸佛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以麁惡言。期克迫愶。我等由此惡業障故。經無量劫堕諸惡趣。應知如前次第廣說。複有說言。我等于彼諸佛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打棒傷害。我等由此惡業障故。經無量劫。堕諸惡趣。應知如前。次第廣說。複有說言。我等于彼。諸佛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侵奪衣缽。我等由此惡業障故。經無量劫。堕諸惡趣。應知如前次第廣說。複有說言。我等于彼諸佛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侵奪種種資生衆具。絕其飲食。我等由此惡業障故。經無量劫堕諸惡趣。應知如前次第廣說。複有說言。我等于彼無量諸佛出家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退令還俗。脫其袈裟。課稅役使。我等由此惡業障故。經無量劫堕諸惡趣。 應知如前次第廣說。複有說言。我等于彼無量諸佛出家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或有罪犯或無罪犯。枷鎖系縛。禁閉牢獄。我等由此惡業障故。經無量劫堕諸惡趣。應知如前次第廣說。複有說言。我等于彼無量諸佛出家弟子。或是法器或非法器。起輕慢心種種觸惱令不安樂。我等由此惡業障故經無量劫受諸重苦楚毒難忍。後得值遇無量諸佛。皆曾親近承事供養。又得值遇無量菩薩摩诃薩衆。亦皆親近承事供養。于一一佛 一一菩薩摩诃薩前。皆深慚愧發露忏悔諸惡業障。于一一佛一一菩薩摩诃薩所。皆得聽受無量法門精勤護持。修學無量難行苦行。由彼業障有餘未盡。令我等輩未能證得安樂涅槃。未能證得三摩地門殊勝功德。我等今者于世尊前聞說此經。複深慚愧發露忏悔不敢覆藏。願悉除滅。從今以往永不複作。防護當來所有罪障。唯願世尊。哀愍攝受令我等罪皆悉消滅。于當來世永不更造。唯願世尊。哀愍濟拔我等當來惡趣苦報。 我等今者承佛神力。願随所樂速能證得安樂涅槃。或能證得三摩地門殊勝功德。

 

于是世尊普告聲聞菩薩衆曰。善哉善哉。汝等乃能如是慚愧發露忏悔。有二種人名無所犯 。一者禀性專精本來不犯。二者犯已慚愧發露忏悔。此二種人于我法中。名為勇健得 清淨者。又善男子。如是惱亂佛弟子罪。比前所說近無間罪。彼但有名。未足稱罪。然此惱亂佛弟子罪。亦過前說五無間罪無量倍數。所以者何。若諸苾刍毀破禁戒。作諸惡法。猶能示導無量百千俱胝那庾多衆生善趣涅槃無颠倒路。與諸衆生作大功德珍寶伏藏如前廣說。況持禁戒修善法者。以是義故。若有惱亂佛弟子衆諸出家人。當知則為斷三寶種。亦則名為挑壞一切衆生法眼。亦為毀滅我久勤苦所得正法。與諸衆生作大衰損。是故惱亂佛弟子罪。過前所說五無間罪無量倍數。是故汝等。今于我前。起至誠心 增上慚愧。殷勤懇切。發露忏悔。往昔所造諸惡業障。我今慈悲攝受汝等。令惡業障。漸得消滅。于此佛土。大賢劫中。有千如來出現于世。汝等于彼諸如來前。亦當至誠。發露忏悔。諸惡業障。防護當來所有罪咎。于此賢劫千如來中。最後如來。名曰盧至如來。應正等覺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丈夫調禦士天人師佛薄伽梵。十号具足。汝等于彼盧至佛前。 亦當至誠發露忏悔諸惡業障乃得滅盡無有遺餘。時諸聲聞及菩薩衆俱時白佛。唯然世尊。我等審當于彼最後盧至佛所。獲得正見。離諸邪見。諸惡業障盡滅無餘。解脫一切衆苦惱者。若令我等。于大賢劫。常處無間大地獄中。恒受種種極重苦惱。亦能堪忍。世尊告曰。善哉善哉。汝等乃能如是勇猛。汝等由此堅固精進自誓願力。定能于彼盧至佛前。宿世所集諸惡業障。皆悉消滅。定能發起增上信敬親近供養盧至如來。定能永斷一切煩惱成阿羅漢。或定能證三摩地門殊勝功德。時諸聲聞及菩薩衆。歡喜禮佛還複本座。   

 

爾時世尊告金剛藏菩薩摩诃薩言。善男子。我以佛眼觀諸世間。見未來世此佛土中。有無量無數旃荼羅人.若男若女。少種善根。雖得人身。而随惡友。起諸邪見。造諸惡行。壞我甚深無上正法。于我所說無有熾然。滅熾然法。不生信樂。或于我說與聲聞乘相應正法。诽謗輕毀。障蔽隐沒。不令流布。或于我說與獨覺乘相應正法。诽謗輕毀。障蔽隐沒。不令流布。或于我說與無上乘相應正法。诽謗輕毀。障蔽隐沒。不令流布。或于歸我諸出家人。若是法器若非法器。多行忿恨。呵罵毀辱。譏刺輕诮。種種诽謗。隐善揚惡。廣說乃至起輕慢心種種觸惱。如是諸人。非聖法器。自實愚癡懷聰明慢。從此命終。堕三惡趣。受無量種增上猛利難忍苦毒。經于無量百千俱胝那庾多劫難複人身。如前廣說。善男子。如是衆生甯處無間大地獄中受諸重苦。不受如是鄙惡人身。憍慢貢高。随順惡友。造作如是惡不善業。流轉生死。難可濟度。常處生死。受諸苦惱。   

 

爾時會中有無量無數大慧有情。從座而起頂禮佛足.....。以至誠心發真誓願。我等從今流轉生死乃至未得解脫已來。常願不遇如是惡緣。決定不造如是重罪。終不毀謗諸佛正法。亦不觸惱諸出家人。必不挑壞衆生法眼。亦不斷滅三寶種性。惟願世尊。哀愍攝受我等所發如是誓願。

 

時衆會中複有無量百千俱胝那庾多聰慧有情....。以至誠心發真誓願。我等從今流轉生死乃至未得法忍已來。于其中間常願不處諸帝王位。常願不處諸宰官位。常願不處諸國師位。常願不處城邑聚落鎮邏長位。常願不處諸軍将位。常願不處諸商主位。常願不處一切祠祀寺觀主位。常願不處長者居士沙門主位。常願不處諸師長位。常願不處諸家長位。常願不處斷事者位。常願不處乃至一切富貴尊位。乃至未得法忍已來。我等若處如是諸位。則于佛法名惡因緣。造諸重罪。毀謗諸佛所說正法。觸惱諸佛出家弟子。必當挑壞衆生法眼。亦為斷滅三寶種性。亦為損惱無量有情。由是定當堕無間獄。輪轉惡趣。難有出期。唯願世尊。哀愍攝受我等所發如是誓願。爾時一切諸來大衆。天龍藥叉健達縛人非人等。皆從座起頂禮佛足。悲号感切涕淚交流。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大德世尊。我等無始生死已來。愚癡憍慢。起諸惡業。或身惡業或語惡業。或意惡業。自作教他見聞随喜。如是諸罪。今對佛前皆深慚愧。發露忏悔。不敢覆藏。願悉除滅。從今以往永不複作。防護當來。所有罪咎。第二第三亦如是說。我等至誠發真誓願。從今乃至生死後際。于其中間常願不逢諸惡知識。亦願不遇諸惡因緣。設當逢遇願不随順。決定不造如前所說諸惡罪業。勿令我等長夜受苦。唯願世尊。哀愍攝受我等所發如是誓願。   

 

爾時世尊普告一切諸來大衆。善哉善哉。汝等乃能于後世苦。深見怖畏。發露忏悔。汝等今者欲度生死。深廣瀑流。欲入無畏涅槃之城。發如是願。諸善男子。有十種法。能令菩薩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何等為十。諸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诃薩等。不着内身。不着外身。不着内外身。不着過去身。不着未來身。不着現在身。名第一法。能令菩薩摩 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又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诃薩等。不着内受。不着外受。不着内外受。不着過去受。不着未來受。不着現在受。名第二法。能令菩薩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又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诃薩等。不着内想。不着外想。不着内外想。不着過去想。不着未來想。不着現在想。名第三法。能令菩薩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又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诃薩等。不着内行。不着外行。不着内外行。不着過去行。不着未來行。不着現在行。 名第四法。能令菩薩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又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诃薩等。不着内識。不着外識。不着内外識。不着過去識。不着未來識。不着現在識。名第五法。能令菩薩 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又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诃薩等。不着此世名第六法。能令菩薩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又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诃薩等。不着他世。名第七法。能令菩薩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又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诃薩等。不着欲界。名第八法。能令菩薩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又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诃薩等 。不着色界。名第九法。能令菩薩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又善男子。若諸菩薩摩诃薩等。不着無色界名第十法。能令菩薩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不着五蘊、不着此世他世、不着三界,即般若行度一切苦厄。)

諸善男子。是名十法。能令菩薩摩诃薩等獲得無罪正路法忍。

 

爾時世尊複告大衆。若諸有情已得法忍。處刹帝利灌頂王位。受用種種勝大财業。及處種種富貴尊位。是我所許。非餘有情。

 

金剛藏菩薩白佛言。世尊。若諸有情未得法忍。于刹帝利灌頂王位。受用種種勝大财業。及餘種種富貴尊位。定不許處。為亦許耶。世尊告曰。若諸有情未得法忍。有能受行十善業道。亦勸衆生令受學者。我亦聽許。處刹帝利灌頂王位受用種種勝大财業。及餘種種富貴尊位。

 

佛言。若諸有情未得法忍。亦不受行十善業道及勸衆生令勤受學。以強勢力處刹帝利灌頂王位受用種種勝大财業。及處種種富貴尊位。名刹帝利旃荼羅王。及餘種種富貴尊位旃荼羅王。愚癡憍慢。毀壞擾亂。我甚深法。滅正法燈。斷三寶種。于我出家諸弟子衆。種種惱亂。捶拷刑罰。奪其衣缽。基業财産。退令還俗。課稅役使。系閉牢獄乃至斷命。于我所說。微妙法義。诽謗輕毀。障蔽隐沒。不令流布。奪窣堵波。及僧祇物。如是諸人皆當墜堕無間地獄。受諸劇苦。輪轉惡趣。難有出期。

(末法大多刹帝利灌頂王位及餘種種富貴尊位旃荼羅人。将無間地獄及餘惡趣。)

 

時金剛藏菩薩複白佛言。世尊。若諸有情未得法忍。亦不受行十善業道及勸衆生令勤受學。以強勢力處刹帝利灌頂王位受用種種勝大财業。及餘種種富貴尊位。頗有别緣得方便救。令其免堕無間地獄及餘惡趣受諸苦不。

 

世尊告曰。亦有别緣得方便救 。謂有衆生處刹帝利灌頂王位及餘種種富貴尊位。雖複未得成就法忍十善業道。而有信力。尊敬三寶。于佛所說三乘相應諸出要法下至一頌。終不謗毀。障蔽隐沒。不令流布。 于佛出家諸弟子衆。持戒破戒。下至無戒。剃除須發被袈裟者。皆不惱亂。捶拷谪罰。侵奪衣缽。基業财産。退令還俗課稅役使。系閉牢獄。乃至斷命。亦不侵奪窣堵波物及僧祇物。遮制摧伏。諸暴惡人。不令惱亂諸出家衆。不令侵奪三寶财物。于佛所說三乘相應諸出要法。恭敬聽受。既聽受已。精進修行。法随法行。于我三乘賢聖弟子。恭敬供養親近承事。于大乘中。誓願堅固。終無疑難退屈之心。亦常勸導安置衆生。令于大乘信受修學。此刹帝利旃荼羅王及餘種種富貴尊位旃荼羅王。過去諸佛皆共聽許處帝王位。及餘種種富貴尊位。雖複受用種種國土。城邑聚落。勝大财業。而得免堕無間地獄及餘惡趣。我亦聽許處帝王位。及餘種種富貴尊位。雖複受用種種國土執邑聚落。而得免堕無間地獄及諸惡趣。若諸有情欲得忏悔。除滅一切諸惡業障。令無餘者。于我所說如是法門。當勤修學。勿令廢忘。 有能如此現前大衆。慚愧忏悔。諸惡業者。先世所造一切惡業。皆得銷滅無有遺餘。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七  

(如來詳說三乘之相。忏悔滅業之德。)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八

(佛說菩薩摩诃薩成就十善法輪。永得無誤失。)

 

善業道品第六   

爾時金剛藏菩薩摩诃薩複白佛言。大德世尊。菩薩摩诃薩雲何于聲聞乘得無誤失 。雲何于聲聞乘補特伽羅得無誤失。雲何于獨覺乘得無誤失。雲何于獨覺乘補特伽羅得無誤失。雲何于大乘得無誤失。雲何于大乘補特伽羅得無誤失。雲何常能熾然三寶種姓。雲何于諸如來出家弟子若是法器若非法器。下至一切被片袈裟剃須發者得無誤失。 雲何于大乘法常得昇進無有退轉。雲何利慧勝福常得增長。雲何于一切定諸陀羅尼。諸忍諸地。速得自在。無有退轉。雲何常得值遇諸善知識。随順而行。雲何常得不離見一切佛及諸菩薩聲聞弟子。不離聞法。不離親近供養衆僧。雲何于諸善根常精進求。心無厭足。雲何常于菩提種種行願心無厭足。   

 

爾時世尊告金剛藏菩薩摩诃薩言。善男子。有菩薩摩诃薩十輪。若菩薩摩诃薩成此十輪。于聲聞乘得無誤失。于聲聞乘補特伽羅得無誤失。于獨覺乘得無誤失。于獨覺乘補特伽羅得無誤失。于其大乘得無誤失。于其大乘補特伽羅得無誤失。常能熾然三寶種姓。于諸如來出家弟子若是法器若非法器下至一切被片袈裟剃須發者得無誤失 。于大乘法常得昇進無有退轉。利慧勝福常得增長。于一切定諸陀羅尼諸忍諸地。速得自在無有退轉。常得值遇諸善知識随順而行。常得不離見一切佛及諸菩薩聲聞弟子不離聞法不離親近供養衆僧。于諸善根常精進求心無厭足。常于菩提種種行願心無厭足。常于一切先所造作。惡不善業。以聖金剛堅利法智。摧壞散滅。令無遺餘。不受果報。更不造新惡不善業。心無厭倦。速能證得無上法輪.....。

 

菩薩摩诃薩亦複如是。成就十輪。依止增上布施調伏。寂靜屍羅。安忍正勤。靜慮般若。方便慈悲。辯才功德。皆悉熾盛。為諸衆生。宣說正法。由法威光。令諸衆生。種種增上善根苗稼。悉皆增長....。邪見慢山。悉皆銷流。種種正信。戒聞舍慧。及諸定河。無不充溢。漸次盈滿。大涅槃海 。令諸有情。随意所樂。趣入無畏。涅槃之城。

 

善男子。雲何名菩薩摩诃薩十輪。善男子。 此十輪者非餘法也。當知即是十善業道。成就如是十種輪故。得名菩薩摩诃薩也。于一切惡。皆能解脫。一切善法随意成就。速能盈滿大涅槃海。以大善巧方便智光。成熟一切衆生之類。皆令獲得利益安樂。所以者何。善男子。過去一切諸佛世尊。皆悉遠離十惡業道。皆悉稱揚贊歎如是十善業道所得果報。是故若能于此所說十善業道随守護一。乃至命終。究竟無犯。必獲一切殊勝果報。如前後說。

 

第一  遠離殺生輪

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能盡形壽遠離殺生。即是施與一切衆生無驚無怖。令諸衆生不生憂苦離毛豎畏。由此善根速得成熟。所有前際。輪轉五趣。沒生死河。因殺生故。造身語意諸惡業障。諸煩惱障。諸有情障。一切法障。諸壽命障。自作教他見聞随喜。由此遠離殺生輪故。皆悉輾壞摧滅無餘。不受果報。于現身中。諸人天等。皆共親愛。無有猜慮。身心安樂。壽命長遠。将命終時。身心不為憂苦逼切。所愛妻子眷屬圍遶。臨命終時不見可怖剡魔王使。唯見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身心歡悅。深生敬信。既命終已。還生人中。諸根圓滿支體具足。随所生處。無病長壽。端正聰明。安隐快樂。複遇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 善知識。依彼修學。離殺生法。能斷一切惡不善法。能成一切殊勝善法。能求一切大乘法義。能修一切菩薩願行。漸次趣入。深廣智海。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所居佛土離諸兵器。無有怨害鬥戰之名。絕諸怖畏安隐快樂。一切無病長壽有情來生其國。如來自壽無量無邊。為諸有情如應說法。般涅槃後正法久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诃薩第一遠離殺生輪也...。

 

第二  遠離不與取輪  (不偷盜)

複次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能盡形壽離不與取。即是施與一切衆生無驚無怖。無有熱惱亦無擾動。于自所得。如法财利。喜足而住。終不希求。非法财利。由此善根速得成熟。 所有前際輪轉五趣沒生死河。因不與取。造身語意諸惡業障。諸煩惱障。諸有情障。一切法障。諸财寶障。自作教他見聞随喜。由此遠離不與取輪。皆悉輾壞摧滅無餘。不受果報。于現身中諸人天等皆共親愛無所猜慮。身心安樂财寶具足。将命終時。身心不為憂苦逼切 。所愛妻子眷屬圍遶。臨命終時不見可怖剡魔王使。唯見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身心歡悅深生敬信。既命終已還生人中。諸根圓滿支體具足。随所生 處具大财寶。端正聰明安隐快樂。不與五家(水火官盜敗)共諸财寶。複遇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依彼修學離不與取。能斷一切惡不善法。能成一切殊勝善法。能求一切大乘法義。能修一切菩薩願行。漸次趣入深廣智海。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所居佛土衆寶莊嚴。寶樹寶池寶台殿等無不充備。離我我所。無所攝受。一切具足嚴飾有情來生其國。如來自身壽命無量。為諸有情如應說法。般涅槃後正法久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诃薩第二遠離不與取輪。

 

第三  遠離欲邪行輪

複次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能盡形壽離欲邪行。即是施與。欲流所漂一切衆生。無驚無怖。無嫉無害。無有熱惱亦無擾動。于己妻室喜足而住。終不希求非法色欲。由此善根速得成熟。所有前際。輪轉五趣。沒生死河。因欲邪行,造身語意諸惡業障、諸煩惱障、諸有情障、一切法障、諸室家障,自作、教他、見聞随喜,由此遠離欲邪行輪,皆悉輾壞摧滅無餘,不受果報。于現身中,諸人天等皆共親愛,無所猜慮,身心安樂,妻室貞良。将命終時,身心不為憂苦逼切,所愛妻子眷屬圍遶。臨命終時,不見可怖剡魔王使;唯見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身心歡悅,深生敬信。既命終已還生人中,諸根圓滿支體具足,随所生處具諸眷屬,端正聰明,安隐快樂。複遇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依彼修學離欲邪行,能斷一切惡不善法,能成一切殊勝善法,能求一切大乘法義,能修一切菩薩願行,漸次趣入深廣智海,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所居佛土無諸女人。離諸淫欲,具足第一梵行有情來生其國。一切有情,皆受化生,不處胞胎臭穢不淨。如來自身壽命無量,為諸有情如應說法。般涅槃後正法久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诃薩第三遠離欲邪行輪。

 

第四  遠離虛诳語輪 (不妄語)

複次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能盡形壽離虛诳語。一切衆生常共愛敬。所出言詞皆誠谛量。聞悉敬奉無所猜疑。由此善根速得成熟。所有前際輪轉五趣沒生死河。因虛诳語。造身語意。諸惡業障。諸煩惱障。諸有情障。一切法障。諸信言障。自作教他。見聞随喜。由此遠離虛诳語輪。皆悉輾壞摧滅無餘。不受果報。于現身中諸人天等皆共親愛無所猜慮。身心安樂。所出言詞。他皆信奉。将命終時。身心不為憂苦逼切。所愛妻子眷屬圍遶 。臨命終時不見可怖剡魔王使。唯見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身心歡悅深生敬信。既命終已還生人中。諸根圓滿支體具足。随所生處所言誠谛。端正聰明安隐快樂。複遇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依彼修學離虛诳語。能斷一切惡不善法。能成一切殊勝善法。能求一切大乘法義。能修一切菩薩願行。漸次趣入深廣智海。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所居佛土一切真實離諸虛僞。妙香潔物之所莊嚴。無谄無诳。心行正真。希求純淨善法有情來生其國。香潔妙服寶飾莊嚴。如來自身壽命無量。為諸有情如應說法。般涅槃後正法久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诃薩第四遠離虛诳語輪。

 

第五  遠離離間語輪 (不兩舌)

複次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能盡形壽離離間語。一切衆生常共愛敬。所發言詞皆令和順。聞悉敬奉無所猜疑。由此善根速得成熟。所有前際輪轉五趣沒生死河。因離間語。造身語意諸惡業障諸煩惱障諸有情障一切法障諸和敬障。自作教他見聞随喜。 由此遠離離間語輪。皆悉輾壞摧滅無餘不受果報。于現身中諸人天等皆共親愛無所猜慮。身心安樂。所發言詞皆令和順。将命終時身心不為憂苦逼切。所愛妻子眷屬圍遶 。臨命終時不見可怖剡魔王使。唯見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身心歡悅深生敬信。既命終已還生人中。諸根圓滿支體具足。随所生處所言和順。端正聰明安隐快樂。複遇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依彼修學離離間語。能斷一切惡不善法。能成一切殊勝善法。能求一切大乘法義。能修一切菩薩願行。漸次趣入深廣智海。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所居佛土一切堅密難可破壞。諸美妙物之所莊嚴。 無違無競善和诤訟希求淳質善法有情來生其國。常修和敬聽聞正法。如來自身壽命無 量。為諸有情如應說法。般涅槃後正法久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诃薩第五遠離離間語輪。

 

第六  遠離麁惡語輪 (不惡口)  

複次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能盡形壽離麁惡語。一切衆生常共愛敬。所發語言皆令歡悅。聞悉敬奉無所猜疑。由此善根速得成熟。所有前際輪轉五趣沒生死河。因麁惡語。造身語意諸惡業障諸煩惱障諸有情障一切法障諸調善障。自作教他見聞随喜。 由此遠離麁惡語輪。皆悉輾壞摧滅無餘不受果報。于現身中諸人天等皆共親愛無所猜 慮。身心安樂。所出言詞皆令歡悅。将命終時身心不為憂苦逼切。所愛妻子眷屬圍遶 。臨命終時不見可怖剡魔王使。唯見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身心 歡悅深生敬信。既命終已還生人中。諸根圓滿支體具足。随所生處所言柔軟。端正聰明安隐快樂。複遇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依彼修學離麁惡語。能斷一切惡不善法。能成一切殊勝善法。能求一切大乘法義。能修一切菩薩願行。漸次趣入深廣智海。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所居佛土遠離一切不可意聲。種種上妙如意和雅 諸意樂聲結集法聲充滿其土。具足念慧梵音清徹調善有情來生其國。常以軟語更相勸 進。如來自身壽命無量。為諸有情如應說法。般涅槃後正法久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 。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诃薩第六遠離麁惡語輪。

 

第七  遠離雜穢語輪 (不绮語)

複次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能盡形壽離雜穢語。一切衆生常共愛敬。所發言詞皆有義利。聞悉敬奉無所猜疑。由此善根速得成熟。所有前際輪轉五趣沒生死河。因雜穢語。造身語意諸惡業障諸煩惱障諸有情障一切法障諸義利障。自作教他見聞随喜。 由此遠離雜穢語輪。皆悉輾壞摧滅無餘不受果報。于現身中諸人天等皆共親愛無所猜慮。身心安樂。所發言詞皆成義利。将命終時身心不為憂苦逼切。所愛妻子眷屬圍遶 。臨命終時不見可怖剡魔王使。唯見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身心歡悅深生敬信。既命終已還生人中。諸根圓滿支體具足。随所生處言必饒益。端正聰明安隐快樂。複遇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依彼修學離雜穢語。能斷一切惡不善法。能成一切殊勝善法。能求一切大乘法義。能修一切菩薩願行。漸次趣入深廣智海。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所居佛土遠離一切無義利聲。種種上妙菩薩藏攝 大法音聲周遍國土。成就無邊大願妙智能善辯說種種法義如是有情來生其國。如來自身壽命無量。為諸有情如應說法。般涅槃後正法久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善男子。 是名菩薩摩诃薩第七遠離雜穢語輪。

 

第八  遠離貪欲輪

複次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能盡形壽遠離貪欲。一切衆生常所愛重。其心清淨離諸染濁。由此善根速得成熟。所有前際輪轉五趣沒生死河。因貪欲故。造身語意諸惡 業障諸煩惱障諸有情障一切法障諸無貪障。自作教他見聞随喜。由此遠離貪欲輪故。 皆悉輾壞摧滅無餘不受果報。于現身中諸人天等皆共親愛無所猜慮。身心安樂。其心清淨離諸染濁。将命終時身心不為憂苦逼切。所愛妻子眷屬圍遶。臨命終時不見可怖剡魔王使。唯見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身心歡悅深生敬信。既命 終已還生人中。諸根圓滿支體具足。随所生處其心清淨離諸染濁。端正聰明安隐快樂。複遇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依彼修學離貪欲法。能斷一切惡不 善法。能成一切殊勝善法。能求一切大乘法義。能修一切菩薩願行。漸次趣入深廣智海。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所居佛土地平如掌衆寶充滿。種種寶樹行列莊嚴。種種寶衣寶莊嚴具寶幢幡蓋金銀真珠羅網等樹處處皆有。甚可愛樂。遠離憍慢。顔貌端嚴。諸根無缺。其心平等。如是有情來生其國。無貪功德圓滿莊嚴。如來自身壽命無量。為諸有情如應 說法。般涅槃後正法久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诃薩第八遠離貪欲輪也。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八

(佛說菩薩摩诃薩成就十善法輪。永得無誤失。)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九

(佛續說菩薩摩诃薩成就十善法輪。修諸波羅密。永得無誤失。)

 

善業道品第六之二   

第九  遠離瞋恚輪

複次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能盡形壽遠離瞋恚。一切衆生常所愛重。其心清淨離諸垢穢。由此善根速得成熟。所有前際輪轉五趣沒生死河。因瞋恚故。造身語意諸惡業障諸煩惱障諸有情障一切法障諸無明障。自作教他見聞随喜。由此遠離瞋恚輪故。皆悉輾壞摧滅無餘不受果報。于現身中諸人天等皆共親愛無所猜慮。其心清淨離諸垢穢。将命終時身心不為憂苦逼切。所愛妻子眷屬圍遶。臨命終時不見可怖剡魔王使。唯見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身心歡悅深生敬信。既命終已還生人中。諸根圓滿支體具足。随所生處其心清淨離諸垢穢。端正聰明安隐快樂。複遇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依彼修學離瞋恚法。能斷一切惡不善法。能成 一切殊勝善法。能求一切大乘法義。能修一切菩薩願行。漸次趣入深廣智海。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所居佛土遠離一切濁穢風雲郁烝塵垢諸麁弊物。衆寶莊嚴甚可愛樂。遠離憍慢顔貌端嚴諸根無缺心常寂定如是有情來生其國。慈悲功德圓滿莊嚴。如來自身壽命無量。為諸有情如應說法。般涅槃後正法久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善男子。是 名菩薩摩诃薩第九遠離瞋恚輪也。

 

第十  遠離邪見輪 (不愚癡)

複次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能盡形壽遠離邪見。一切衆生常所愛重。其心清淨離邪分别。由此善根速得成熟。所有前際輪轉五趣沒生死河。因邪見故。造身語意諸惡業障諸煩惱障諸有情障一切法障諸正見障。自作教他見聞随喜。由此遠離邪見輪故。皆悉輾壞摧滅無餘不受果報。于現身中諸人天等皆共親愛無所猜慮。身心安樂。其心清淨離邪分别。将命終時身心不為憂苦逼切。所愛妻子眷屬圍遶。臨命終時不見可怖剡魔王使。唯見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身心歡悅深生敬信。既命終已還生人中。諸根圓滿支體具足。随所生處其心清淨離邪分别。端正聰明安隐快樂。複遇可意成調善法具戒富德真實福田為善知識。依彼修學離邪見法。能斷一切惡不善法。能成一切殊勝善法。能求一切大乘法義。能修一切菩薩願行。漸次趣入大乘大海。乃至證得無上菩提。所居佛土遠離一切聲聞獨覺二乘人法。遠離一切天魔徒衆。遠離一切外道朋黨。衆寶莊嚴甚可愛樂。遠離一切妄執吉兇。常見斷見。我我所見。如是有情來生其國。壽命長遠受用一味。謂大乘味。如來自身壽命無量。為諸有情如應說法。般涅槃後正法久住。利益安樂無量有情。聖教一味無有乖诤。熾盛流通離諸障難。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诃薩第十遠離邪見輪也。

 

善男子。要由修行十善業道。世間方有諸刹帝利婆羅門等大富貴族。四大王天乃至非想非非想處或聲聞乘。或獨覺乘乃至無上正等菩提。皆由修行十善業道品類差别。是故善男子。若欲速滿無上正等菩提願者。當修如是十善業道。以自莊嚴。非住十惡不律儀者能滿如是無上正等菩提大願。若求速悟大乘境界。速證無上正等菩提。速滿一切善法願者。先應護持十善業道 。所以者何。十善業道。是能安立一切善法功德根本。是世出世勝果報因。是故應修十善業道。

 

福田相品第七之一   

(佛說菩薩摩诃薩成就諸波羅密大甲胄輪。能除斷五欲。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有十财施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何等為十。

 

1. 所謂布施種種飲食衣服寶飾象馬車乘及以自身手足耳鼻頭目髓腦皮骨血肉國城妻子奴婢田宅。如是一一行布施時不顧身命。不專為己。求于世間出世間樂。發心布施。

2. 但欲普為一切有情。生長大慈大悲芽故發心布施。

3. 為欲引發善巧方便殊勝智故發心布施。

4. 為欲引發一切有情安樂事故發心布施。

5. 為欲除滅一 切有情苦惱事故發心布施。

6. 無勝他心。

7. 無麁犷心。

8. 無嫉妒心。

9. 無悭悋心而行布施。于所施物。若多若少。下至一食。終不希求。自受果報。發心布施。

10 . 終不希求聲聞乘果發心布施。終不希求獨覺乘果發心布施。

于所施物若多若少下至一食但為希求一切種智發心布施。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有十法施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速能獲得日燈光定。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何等為十。

 

謂諸如來所說正法。或聲聞乘相應正法。或獨覺乘相應正法。或與大乘相應正法。或世間法。或出世間法。或有漏法。或無漏法。或有為法。或無為法。或不二法。菩薩摩诃薩于此十法深信敬重。一切聽聞。随力所能審谛領受。思惟觀察。究竟通利。随其所宜。為他演說。于說法時。

1. 無嫉妒心。

2. 無悭悋心。

3. 無憍慢心。

4. 無求利心。

5. 無輕他心。

6. 無自舉心。

7. 有恭敬心

8. 有饒益心。

9. 有大慈心。

10.有大悲心。

為聲聞乘補特伽羅說聲聞法。不為彼說獨覺乘法及大乘法。為獨覺乘補特伽羅說獨覺法。不為彼說聲聞乘法及大乘法。為于大乘補特伽羅說大乘法。不為彼說聲聞乘法獨覺乘法。随諸有情根器所能為說正法。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複有淨戒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 一切五欲皆能除斷。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雲何淨戒大甲胄輪。善男子。菩薩淨戒有二種相。一者共 。二者不共。雲何菩薩共淨戒輪。謂諸在家近事近住所受律儀。或複出家及受具足别解脫戒。如是律儀别解脫戒。是名菩薩共淨戒輪。共諸聲聞獨覺乘等。菩薩不由此淨戒輪。能除一切有情煩惱諸惡見趣及能解脫業障生死。此不名為大甲胄輪。亦不由此名為菩薩摩诃薩也及名一切聲聞獨覺真實福田。

 

雲何菩薩不共淨戒大甲胄輪。謂諸菩薩普于十方一切有情起平等心。無擾動心。無怨恨心。護持淨戒。普于一切持戒犯戒。布施悭貪。慈悲忿恚。精進懈怠。下中上品。諸有情所。無差别心。無差别想。護持淨戒。普于三界一切有情。無恚無忿及諸惡行。護持淨戒。普于三有(欲界有,色界有,無色界)蘊界處中。無所分别。護持淨戒。不依欲界。 護持淨戒。不依色界。護持淨戒。不依無色界。護持淨戒。不觀諸有。一切果報。護持淨戒。不依一切。得與不得。護持淨戒。不依諸行。護持淨戒。是名菩薩不共淨戒大甲胄輪。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成此淨戒大甲胄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得名菩薩摩诃薩也。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複有安忍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雲何安忍大甲胄輪。善男子。菩薩安忍有二種相。一者世間。二者出世間。雲何菩薩世間安忍。謂有漏忍。緣諸有情。有取有相。依諸果報。依諸福業。所發起忍。依自諸色聲香味觸所發起忍。有發趣忍。無堪能忍。力羸劣忍。棄衆生忍。有诳詐忍。矯悅他忍。不為利樂諸有情忍。是名菩薩世間安忍。如是安忍共諸聲聞獨覺乘等。此不名為大甲胄輪。亦不由此名為菩薩摩诃薩也。及名一切聲聞獨覺真實福田。雲何菩薩出世安忍大甲胄輪。謂無漏忍。一切賢聖大法光明。普為利樂一切有情。無染著忍。永斷一切所作事業。語言因相文字音聲行依處安忍。

 

修此忍時心意寂靜。是名菩薩出世安忍大甲胄輪。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成此安忍大甲胄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得名菩薩摩诃薩也。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複有精進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雲何精進大甲胄輪。善男子。菩薩精進有二種相。一者世間。二者出世間。雲何菩薩世間精進。謂諸菩薩精進勇猛。勤修三種世福業事。何等為三。

一者施福業事。

二者戒福業事。

三者修福業事。

修此即名三種精進。如是精進。緣諸衆生有漏有取。依諸果報。依諸福業。是名菩薩世間精進。如是精進。共諸聲聞獨覺乘等。此不名為大甲胄輪。亦不由此名為菩薩摩诃薩也。及名一切聲聞獨覺真實福田。雲何菩薩出世精進大甲胄輪。謂諸菩薩勇猛精進。于諸衆生其心平等。除滅一切煩惱業苦。如是精進。一切賢聖共所稱譽。無漏無取無所依止。普于一切精進懈怠。布施悭貪。持戒破戒。慈悲忿恚。下中上品諸衆生所。無差别心。無差别想。勇猛精進。普于三界一切衆生平 等無二。為作事業。語言思惟。諸行依處。無所住着。勇猛精進。普于三有蘊界處中。無所分别。勇猛精進。不依欲界勇猛精進。不依色界勇猛精進。不依無色界勇猛精進。不觀諸有一切果報勇猛精進。不依一切得與不得勇猛精進。不依諸行勇猛精進。不依三種世福(施、戒、修三福)業事勇猛精進。具足出世三福(戒、定、慧)業事勇猛精進。是名菩薩出世精進大甲胄輪。善男子。 若菩薩摩诃薩成此精進大甲胄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得名菩薩摩诃薩也。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複有靜慮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雲何靜慮大甲胄輪。善男子。菩薩靜慮有二種相。一者世 間。二者出世間。雲何菩薩世間靜慮。謂諸菩薩依著諸蘊修習靜慮。

 

如是靜慮。有漏有取有所依著。是名菩薩世間靜慮。如是靜慮共諸聲聞獨覺乘等。此不名為大甲胄輪。亦不由此名為菩薩摩诃薩也及名一切聲聞獨覺真實福田。雲何菩薩出世靜慮。(無染)

謂諸菩薩遠離諸蘊修習靜慮。遠離諸界修習靜慮。

如是靜慮能發賢聖廣大光明。無漏無取無所依著。是名菩薩出世靜慮大甲胄輪。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成此靜慮大甲胄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 。得名菩薩摩诃薩也。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九

(佛續說菩薩摩诃薩成就諸波羅密大甲胄輪。能除斷五欲。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十

(佛續說菩薩摩诃薩成就諸波羅密大甲胄輪。能除斷五欲。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福田相品第七之二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複有般若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雲何般若大甲胄輪。善男子。菩薩般若有二種相。一者世間。二者出世間。

雲何菩薩世間般若。謂諸菩薩唯依讀誦書寫聽聞。為他演說三乘正法。欲求除滅一切衆生無明黑暗。欲求發起一切衆生大慧光明。謂于如來所說種種與聲聞乘相應正法。精勤讀誦聽聞書寫為他演說勸正修行。或于如來所說種種與獨覺乘相應正法。精勤讀誦聽聞書寫為他演說勸正修行。或于如來所說種種與無上乘相應正法精勤讀誦聽聞書寫為他演說勸正修行。不求賢聖無漏道支。不求聖道。不求聖道所攝解脫。不行寂靜真實般若。常行有見有相般若。如是般若有取有着。是名菩薩世間般若。如是般若共諸聲聞獨覺乘等。此不名為大甲胄輪。亦不由此名為菩薩摩诃薩也及名一切聲聞獨覺真實福田。

 

雲何菩薩出世般若。謂諸菩薩精勤修習菩提道時。随力讀誦聽聞書寫。為他演說三乘正法。而于其中依無所得方便而住。無所行動。無所思惟。無有根本。 以如虛空。心普寂滅。心無增減。慧無取著。心無生滅。心無退轉。心法平等。心真如。心實際。心法界。心無我。心無分别。心寂滅安忍離分别心。善巧安住無成壞地。善巧安住無住無著勝妙慧 地。如是般若無取無著。是名菩薩出世般若大甲胄輪。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成此般若大甲胄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得名菩薩摩诃薩也。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複有善巧方便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雲何名為善巧方便大甲胄輪。善男子。菩薩善巧方便有二種相。一者世間。二者出世間。

 

雲何名為菩薩世間善巧方便。謂諸菩薩或為自利或為他利或為俱利。常懷彼此示現種種工巧伎術。為自及他得成熟故。承事供養諸 佛世尊。或諸菩薩。或諸獨覺。或諸聲聞。或母或父。或諸病者。或諸羸劣。無依怙者。若見厄難 臨被害者。種種勤苦方便救濟。以四攝事成熟有情。是諸菩薩自住大乘。于諸聲聞及獨覺乘非大乘器。若諸聲聞及獨覺乘根未熟者。為說微妙甚深法教令其修學。或勸勤修諸聖靜慮.....。随佛所說。順解脫論。令其成熟。若諸有情不樂布施。勸令惠舍種種珍财。令其成熟。若諸有情暴惡不仁勸。令修學四種梵住。若諸有情心多忿恚。勸令修忍。若諸有情心多懈怠。勸修精進。若諸有情心多散亂。勸修靜慮。若諸有情具足惡慧。為說正法。謂以記說教誡。方便令其成熟。若諸有情。不敬三寶。具無依行。勸受三歸。令敬三寶。或勸受學近事律義(近事男,近事女,事奉三寶之義)。

或勸受學近住律儀 (第一近阿羅漢住,第二近盡壽戒住,第三近時而住)。令其成熟。

或勸修習種種工巧伎術業處令其成熟。

如是等菩薩摩诃薩種種世間巧方便智過殑伽沙菩薩摩诃薩以是一 切書論工巧伎術業處加行精進巧方便智。摧伏一切外道異學。如是名為菩薩世間善巧方便。此巧方便共諸聲聞獨覺乘等。亦作一切佛法依因。亦是善巧諸行依處。亦是善巧任運無思滅退堕法。

 

又善男子。若諸菩薩不依明師。不依善友。修行世間善巧方便。是諸菩薩愚于世間善巧方便。向諸惡趣。不能随順安住出世巧方便智。亦非一切真實福田。不能善巧知諸有情根行差别。以于善巧方便愚故。為諸聲聞及獨覺乘非大乘器及于大乘根未熟者。宣說大乘令其修學。又為大乘法器有情。宣說聲聞獨覺乘法。令修 聲聞獨覺乘行。為獨覺乘法器有情說聲聞乘。令其修習聲聞乘行。為聲聞乘法器有情。說生死法令其愛着。不為宣說厭生死法。又于善巧方便愚故。若諸有情樂行殺生。廣說乃至執著邪見。為彼宣說甚深大乘。不為宣說生死流轉。死此生彼衆苦果報。令其厭 怖離諸惡法。又于善巧方便愚故。乃至若諸有情,樂修淨戒。令修布施。若諸有情樂修安忍。勸舍安忍令修淨戒。若諸有情樂修精進。勸舍精進。令修安忍。若諸有情樂修靜慮。勸舍靜慮令修精進。若諸有情樂修般若。勸舍般若令修靜慮。如是菩薩愚于世間善巧方便。不能真實利樂有情。與諸有情為惡知識。此巧方便依有所得。有所執著。如是名為菩薩世間善巧方便。如是世間善巧方便。共諸聲聞獨覺乘等。此不名為大甲胄輪。亦不由此名為菩薩摩诃薩也及名一切聲聞獨覺真實福田。

 

雲何名為菩薩出世善巧方便。 謂諸菩薩但為利他不為自利。示現種種工巧伎術。為成熟他承事供養諸佛世尊或諸菩薩或諸獨覺或諸聲聞或母或父或諸病者或諸羸劣無依怙者。若見厄難臨被害者。種種勤苦方便救濟。以四攝事成熟有情。随其意樂随其根器為諸有情宣說正法。又能漸次勸諸聲聞修獨覺乘。勸諸獨覺修習大乘。若于聲聞及獨覺乘根未熟者。為說厭離生死苦法。令其修學厭離生死欣求涅槃。若諸有情樂行殺生廣說乃至樂着邪見。随其根性 。或為宣說生死流轉。死此生彼衆苦果報。令其厭怖離諸惡法。或為宣說與聲聞乘相應正法。或為宣說與獨覺乘相應正法。或為宣說無上乘。中淺近之法。令漸修學。若諸有情已樂布施。為說勝上受持淨戒。令其修學。廣說乃至若諸有情已樂靜慮。為說勝上無漏聖道所攝般若令其修學。此巧方便。依無所得。無所執著。如是名為菩薩出世善巧方便大甲胄輪。

 

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成就如是善巧方便大甲胄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得名菩薩摩诃薩也。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 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複有大慈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 一切五欲皆能除斷。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善男子,慈有二種:謂法緣慈、有情緣慈。法緣慈者,名為大慈,名大甲胄;有情緣慈,不名大慈,非大甲胄。所以者何?有情緣慈(自利染著),共諸聲聞、獨覺乘等,聲聞、獨覺為自利樂,不為有情,精勤修習有情緣慈;聲聞、獨覺為自寂靜,為自涅槃,為滅自惑,為滅自結,不為有情,精勤修習有情緣慈。是故此慈,不名大慈,非大甲胄。其法緣慈(無染利他),不共聲聞、獨覺乘等,唯諸菩薩摩诃薩衆所能修行,菩薩摩诃薩普為利樂一切有情,精勤修習此法緣慈;菩薩摩诃薩普為一切有情,寂靜及得涅槃,滅煩惱結,精勤修習此法緣慈。是故此慈,名為大慈,是大甲胄。又諸菩薩,修法緣慈,不依諸蘊,不依諸處,不依諸界,不依念住,乃至不依道支,不依欲界,不依色界,不依無色界,不依此世,不依他世,不依此岸,不依彼岸,不依得,不依不得。如是菩薩修法緣慈,超諸聲聞、獨覺乘地,是名菩薩法緣大慈大甲胄輪。”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複有大悲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 一切五欲皆能除斷。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所以者何。一切聲聞獨覺乘等。但為己身得利樂故而修行悲。不欲普為一切有情得利樂故修行大悲。菩薩摩诃薩不為己身得利樂故而修行悲。 但欲普為一切有情得利樂故修行大悲。是故菩薩成就大悲大甲胄輪。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是菩薩摩诃薩普為饒益諸有情故行四攝事而成熟之。謂由大悲普為利樂諸有情故行布施攝能舍一切珍寶财物禽獸仆使國城妻子乃至身命無所悋惜。行無所得。為方便故。不見一切所化有情。不見施者。不見受者。不見施物。不見施行。不見施行所得果報。乃至不見無所得行。 如是大悲普為利樂諸有情故。行愛語攝。行利行攝。行同事攝。随其所應如上廣說。乃至不見無所得行。是菩薩摩诃薩常以最勝能調伏心。能寂靜心。無數量心不行一切蘊處界心。所生無動無住大悲大甲胄輪。成熟一切所化有情。心無厭倦。如是名為菩薩大悲大甲胄輪。不共一切聲聞獨覺。善男子。若菩薩摩诃薩成此大悲大甲胄輪。從初發心一 切五欲皆能除斷。得名菩薩摩诃薩也。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 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

複次善男子。菩薩摩诃薩複有能引遍滿虛空。無量無邊廣大衆。具辭無礙。解一切佛法。諸三摩地。諸陀羅尼。堅固大忍大甲胄輪。若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從初發心一切五欲皆能除斷。超勝一切聲聞獨覺。普為一切聲聞獨覺。作大福田。一切聲聞獨覺乘等。皆應供養承事守護。雲何菩薩摩诃薩能引遍滿虛空無量無邊廣大衆具辭無礙解一切佛法諸三摩地諸陀羅尼堅固大忍大甲胄輪。謂諸菩薩于一切法。審谛照察。如明月光遍滿虛空。其心平等。無依無相無住無染。普于一切三摩地門陀羅尼門。心無行動。(于諸六根六塵六識。一切人我三世諸蘊界處。乃至一切法。寂靜而住。)能永寂滅一切分别。能永遠離一切法相。複能安住。能引一切虛空眼頂諸三摩地。諸陀羅尼。善巧方便大甲胄輪。

菩薩安住如是輪故。一切過去所引未盡。惡不善業。無暇惡趣。諸有諸趣。死生諸業。皆能除滅。令盡無餘不受果報...。

 

菩薩爾時便作是念。一切諸法。一切色像。皆如幻等。谛實不虛。我今複應皆悉斷滅。一切三受三行(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 福行、罪行、不動行 )等法令無有餘。作是念。已入滅盡定。住此定中。如心所期皆盡斷滅。受定味食或一七日夜。或二七日夜。或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X七日夜。或經無量百千俱胝那庾多劫。随力所能安住此定。受定味食。從此定起。其心寂靜。無所取著宴然而住。複入勝義究竟空定廣說如前。乃至思念佛身相已。知一切法一切色像。皆如幻等。谛實不虛。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诃薩能引遍滿虛空無量無邊廣大衆。具辭無礙解一切佛法諸三摩地諸陀羅尼堅固大忍大甲胄輪...。

 

菩薩摩诃薩成就此輪。于諸佛法增進自在常無退轉。不複随順惡友力行。常得不離見一切佛及諸菩薩聲聞弟子。不離聞法不離親近供養衆僧。于諸功德心常無厭。乃至菩提恒無間斷。又常不離念佛。思惟乃至夢中亦無暫廢。如是菩薩福德智慧。速疾圓滿。不久安住清淨佛國。證得無上正等菩提。于彼佛國一切有情皆受化生。色相如佛。煩惱微薄皆住大乘。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獲益囑累品第八   

 

佛說如是大法門時。有殑伽沙等菩薩摩诃薩。過去久習念佛思惟。皆得念佛三摩地門。複有聞是法已皆得一切定命華鬘陀羅尼門。複有聞佛所說皆得一切首楞伽摩電光依止陀羅尼門。複有聞佛所說皆得一切法自在轉光明依止順忍。複有聞佛所說。遠塵離垢。。得證四果。複有聞佛所說心求出離三界牢獄。依佛出家趣入正法。複有聞佛所說盡壽安住十善業道依聲聞乘發心不退。複有依獨覺乘發心不退。複有依大乘中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複退轉。複有聞佛所說得世正見由此正見。除滅一切往惡趣因。煩惱惡業。增長一切向善趣因正願善業。複有聞佛所說。皆受三歸。安住近事近住淨戒。樂供養佛。樂聽聞法。樂奉事僧。晝夜精勤。曾無懈廢。複有聞佛所說。遠離一切邪趣邪歸。惡意惡業。于佛法中得決定信。棄舍家法。清淨出家。   

 

爾時世尊告虛空藏菩薩摩诃薩言。善男子。吾今持此地藏十輪大記法門。付囑汝手。汝當受持廣令流布。若諸衆生于此法門。有能讀誦思惟其義為他解說住正行者。汝當為彼守護十法。令于長夜利益安樂。何等為十。

一者為彼守護一切财位令無損乏 。

二者為彼守護一切怨敵令不侵害。

三者為彼守護令舍一切邪見邪歸十惡業道。

四者為彼守護令免一切身語谪罰。

五者為彼守護遮斷一切謗毀輕弄。

六若為彼守護令于一切軌範屍羅皆得無犯。

七者為彼守護令悉除滅一切非人四大乖反非時老病。

八者為彼守護。不遭一切非時非理災橫夭殁。

九者為彼守護。命欲終時。得見一切諸佛色像。

十者為彼守護令其終後往生善趣利益安樂。

 

善男子。若諸有情于此法門。有能讀誦思惟其義。為他解說住正行者。汝當為彼勤加守護如是十法令于長夜利益安樂。時虛空藏菩薩摩诃薩白佛言。唯然世尊。我當受持如是法門廣令流布。若諸有情于此法門。有能讀誦思惟其義為他解說住正行者。我當為彼守護十法。令于長夜利益安樂。時薄伽梵說是經已。于衆會中虛空藏菩薩摩诃薩.地藏菩薩摩诃薩.金剛藏菩薩摩诃薩.好疑問菩薩摩诃薩.天藏大梵等及諸天.龍八部.人.非人等一切大衆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十

(佛陀付囑虛空藏菩薩摩诃薩受持如是法門廣令流布。若諸有情于此法門。有能讀誦思惟其義為他解說住正行者。為彼守護十法。令于長夜利益安樂。)

其他文章

首頁佛學道場弘法影音佛學提問我的